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短篇】不过一碗人间烟火(蓝河个人向)

比起蓝河这个名字,已经有很少人再称呼他为许博远了。

过年回去吃饭,年夜的家宴永远远不及别人家的热闹,整个家空空荡荡,只有他的母亲眉眼弯弯勾勒出温柔的弧度,哪怕是端出来的菜品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几种了。

但蓝河心想,他的母亲还是尽心了。年幼时便是他的母亲一手把他带大,一个人的操劳何止能用语言去形容。

橘黄色楼梯中的灯光映亮了站在门口等候的母亲,可以依稀看到头发里的银丝,而面容里是无可避免的老去所留下来的皱纹。

不过他的母亲还是一如既往的笑着:“博远,你回来了。”

听到这个名字蓝河有些陌生,迟钝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他的名字。平日里认识他的人叫惯了蓝河,日积月累下有时候他也反应不过来。

“今天哥哥他不回来?”蓝河把外套挂在门口的玄关旁,G省的冬天不像北方那样寒气逼人,然而空气了都透着湿冷湿冷的气息却更为讨人厌。特别是昨天那淅淅沥沥的雨声更加重了那种透过骨髓的冷意。

母亲也只是摇摇头,笑道:“你哥工作忙,又要陪你嫂子,今年就不回来过年了,他们说是要带小远去度假,既然他们决定了,我想着也就答应了。”

那个看上去温柔平和的笑容不禁带上了一些疲倦与寂寥,那是历经沧桑的人才会带上的神情。

“想着你今天要回来,就偏心做了几道你爱吃的菜。”母亲的目光又回到了他的身上,“怎么都那么大了,还不带个姑娘回家看看。”

我也是想啊。蓝河苦笑,在蓝雨见个妹子都难,更何况是找对象呢。不过他也知道,他的母亲不过是打趣而已,他的哥哥早就给她留下了第一个孙子,于是施加给蓝河的压力也小了很多。

蓝河道:“妈,这件事不急。找姑娘这种事情不是要看缘分吗?这不是还没看对眼的嘛。”

母亲也就摇摇头,表示无奈:“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也不好干涉,你自己看着办吧。先去吃饭先。”

桌上早就摆上了热气腾腾的菜品,旁边还放着早些时候做好的年糕。

“看,我给你特地做的螃蟹。你尝尝,是不是还是老味道?我怕放调料太多了。”

他的母亲是从外省嫁过来的,几十年了还是喜欢在大年三十做一盘年糕,粤语也不会说几句,刚刚到这里时与本地人砍价时硬是听不懂人家在说什么而被气哭。

可是看到他们两兄弟放学回来了,又强撑着把笑容露出,劝他们早点吃饭,说好了给他们蒸螃蟹吃。

小小的蓝河用他那尚未因为玩荣耀弄坏的眼睛隐约察觉到了母亲眼角的哭过的痕迹,可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听话地吃着饭,心底暗暗下决心要以后要好好对待母亲。

后来呢?蓝河心不在焉地吃着米饭,自己到底有没有做到对母亲的承诺。

“你们也长大了,我也管不了你们太多了。”母亲给他夹了块肉放在碗里,“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三百五十六个日夜,明明是不希望她在那么操劳,可是最终自己还是让他操碎了心。

她的小儿子没有如她所愿那样好好读书考上大学,而是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学业,加入了一个当时还不为人知的蓝雨训练营,开始了他的荣耀生涯。

无论家里人怎么劝他,蓝河都义无反顾地坚持了原先的决定。有天半夜,蓝河起夜,路过母亲的卧室时,听到了里面暗暗传来的抽泣声。

第二天,他就看见红着眼的母亲从房间走了出来,勉强挤出个微笑答应了他的请求。

后来听他哥哥说,母亲不知道为自己这个小儿子操碎了多少心。为了防止自己被骗,母亲下班后不知跑了多少个地方去找那个训练营了解情况,再三确认自己不会被拐卖走才答应了自己的请求。

那时候的蓝河还处在最躁动的那段时间,他不能完全理解母亲的所作所为的用心。

两人在饭桌上边吃边聊。说了些最近家里发生的一些琐碎的事情后,总是会扯到蓝河的近况上。

“博远,工作辛苦吗?还是像以前那样天天熬夜。”母亲心疼自己的儿子,天天熬夜通宵对身体不好,“不然你下次回家我给你炖汤喝?”

蓝河笑着摇摇头:“没事的,也不是时常这样,偶尔而已,我身体撑得过去的。”

电竞对于天赋的要求之高让蓝河只能黯然离开,放弃了成为战队成员的梦想,转而到公会中继续任职,为他所喜爱的战队付出一份努力。

不过这样也可以。他看着在赛场上挥洒青春的喻文州和黄少天,蓝雨的辉煌还在继续着。

而自己,就只要做好自己就可以了。

蓝河用筷子夹了块鱼肉,放进了他妈的碗里。

“妈,多吃点,对身体好。”

——TBC——

闲来无事摸鱼地短篇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