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喻黄中心/哨兵向导】「All of time can not erase」(15)

『1』

那不是错觉。

黑夜与白光交错,巨大的冰山和无尽的海面成为了他的陪衬。喻文州可以如此直接的感受到自己是那人注视的中心,眼中的信任清晰可见。

或许是因为难得见到喻文州的狼狈样,黄少天勾起了嘴角,不过手上的劲道没有松开,反而一使劲就把喻文州从海里拉上那块浮冰。

“你每次都这样?张新杰竟然没有检查出来,让他知道你这样的状态维持这么久,你估计又要被拉去方世谦的办公室研究上一个月了。不过不过,我还是第一次来到别人的精神世界诶,感觉真的好像很厉害的样子……”还没等喻文州缓过劲,黄少天就开始了一阵话语攻击。

听到这么长的一段话,喻文州又很快否决了先前的想法,绝不可能是幻象这么简单。

幻象绝对不会对着别人说话,更不会一说就是这么多。

那本来就是黄少天。

虽然不明白他是如何发现自己的,然而简单他已经很开心了。

原本因为精神世界的不稳定还有些迷茫的喻文州听闻这么一段话不被吵醒也被烦醒了,眼中的空洞被一如既往的温和沉静给代替了,眼底的情绪深的看不见底。

他首先发问:“你想好了?”喻文州就这样与黄少天对视,说出的话虽然听上去与他以往的风格一样,然而一丝喜悦还是不经意泄露出来了。“真的,打算考虑一下我了?”

黄少天不知道是故意吊胃口还是没有组织好语言,他留了一个足够长的时间间隔,足以让喻文州怀疑黄少天的举措。

“好吧好吧。”黄少天并不擅长心理攻势,很快败下阵,原本还严肃认真的眼神瞬间就松懈下来,只剩下满满的笑意,“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顺便照顾下我的感受,觉得考虑一下还没有什么问题……”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认真的,但是我还是选择相信你。”黄少天理所当然地盯着他,面对喻文州急切的神色他也不想再继续让那人再焦急等下去,认真地给出了他的答复。

这是自张新杰离开后黄少天思考得到的结果。

喻文州?于他而言到底是什么。黄少天把那些过往与现在所有的记忆都整理开来,才发现不知不觉中他给喻文州附加上了太多不属于他的东西。

没有人会觉得喻文州应该为蓝雨衰退那几年负责,是他主观臆断的情况。只是喻文州的离去给他单纯的少年划上了休止符。

黄少天想起那之前的无数个日夜里,他曾经在压力大到极致时无数遍在难眠之夜里推演喻文州没有离开后的蓝雨。

后来等他开始将这些重新梳理后,黄少天才发觉自己情绪的无理取闹。抹去那些不应该被附加给喻文州身上情绪和事情,剩下原本就应该有的印象,那应该是什么样的?

他想起来那年盛夏,还是一个安静的夜晚,两人打架后,喻文州给呲牙咧嘴的自己小心翼翼涂上碘酒的模样。

那些年的那些夏天,他们都是这样一路走来的。

每当黄少天回想起来,心里涌动的不知名的情绪,像是庞大的信息就那般汹涌澎湃,然而却没有那样的沉闷复杂,却透出一股出人意料的灼热和心悸。

原来被隐藏到心里隐秘的角落的,原来是这种情绪。黄少天摸着自己的胸口,这样想到。

试一下?黄少天想着。应该尝试过相信,才会有真正的认识。

于是他选择了相信。

然后黄少天对喻文州伸出了他的手。

即使天空已经被漫天星辰所占据,可是喻文州觉得心里很暖暖的,像是被阳光照到一般暖洋洋的。

心中流动的喜悦来的是如此的猝不及防,终于得到答复的他感觉一切都是值得的。

即使没有阳光又怎么样,他已经收获了那束可以照亮我生命的光芒。

有些事情,不必追溯太多,或许两人曾经存在着很多的误解或是无法改变的事实,然而也无法阻止两人的契合。


这就足够了。

『2』

当两人终于从喻文州的精神世界中挣扎出来后,喻文州才发觉自己被搬到了床上,黄少天就这样毫不顾忌的躺在自己的旁边,睁大眼睛装作无辜的看着自己。

感觉好像自己养了只柯基一样。喻文州暗自在心里发笑,毫不客气地用手把黄少天柔软光滑的头发弄的一团糟。

“哎呀,队长你不能这样欺负我的,”黄少天奋力挣开那只手,“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对不起我,小心点我的头发——不过你这么傻笑着流着口水我有点害怕。”

傻笑?喻文州收回手,摸摸自己的嘴角,虽然说一直在笑但并没有像黄少天描述的这么不堪。当看到那人狡黠的表情后,喻文州懂得自己被他摆了一道。

能对四大心脏中的一个耍诈成功,黄少天也是不容易呢。

喻文州无奈地摇摇头,语气温和:“看来,少天很喜欢这样呢。这样耍我有意思么?”

“有意思,特别有意思!”黄少天眉飞色舞地描述着,盯着喻文州得意地笑,“能骗得过四大战术师之一,当然特别有意思了!”

那就没办法了。喻文州本来也不想用出那招,是黄少天逼迫他的。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这是喻文州向来惯用的手段,享受惯了喻文州给他开精神屏障的黄少天自然没有想过其中的原因。直到喻文州手伸到胳膊下面才发觉。

看来这就是喻文州开精神屏障削弱哨兵五感的真正原因啊。

黄少天天不怕地不怕,然而一般这种人都有个软肋。

对于黄少天来说,除了精神干扰,还有一个就是挠痒。精神干扰有时候黄少天还可以硬撑,然而挠痒……简直一用就丧失行动能力。

这是当初两人打架后喻文州发现的。

“队长……队长,”黄少天笑到喘不过气,甚至眼角还笑出了眼泪,整个身子都绷紧了翻滚来翻滚去就是挣不开喻文州的手,“我错了,下次不敢这样了。”

在喻文州还在思考要不要放松攻势时,此时动作也稍微迟缓下来,可没有想到有一只手也伸进了他的腰窝。

既然你这样对我,那么我们就鱼死网破!黄少天就这样想着,毫不犹豫也对喻文州展开了激烈的攻击。

两人就这样在床上翻滚着,折腾着,笑闹着。向导体力上的劣势就明显表现出来了,喻文州最终先撑不住,然而却是黄少天的求饶才结束了这场闹剧。

“真是坏心眼。”黄少天小声嘟囔道,明明是喻文州先体力不支,却一定要等到他先说出来才罢休。

休息了一会儿,笑闹声逐渐被整个房间里的寂静给取代了。喻文州扭头去看黄少天,那人双手垫在脑后,枕头也不懂被丢去哪里了。整个人也安静下来了,盯着天花板发呆。

或许是想到了什么,喻文州这次没有在揉黄少天的头发,而是轻轻理顺它,不知道是真的在理顺还是帮助旁边的人理清思绪。

“文州,”黄少天开口了,选择换了称呼,声音不大却足够听见,“明天陪我去看看郑轩他们吧。”

还有徐景熙。

正是因为从别人口中了解到失控的他曾经对并肩作战的队友犯下了多么不可饶恕的错误,黄少天沉默的背后是无法接受。哪怕郑轩和徐景熙原谅了他,黄少天也会为此感到十分自责。

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他的队友,面对来自蓝雨的质问。

正是因为有了喻文州,他才敢于把自己的想法袒露出来吧,无论是什么样子的。

喻文州不做声,只是悄悄握住了黄少天的手。

“我会陪你的。”喻文州说,“无论何时,无论何地。”

“我们还有属于蓝雨的很多个夏天。”

TBC.


作者有话说:

看来这文是没有办法在开学前完结了……

最近有个想法但不知道会不会践行

就是这篇哨兵向导可能要分第一部和第二部了

第一部的话就是这喻黄两人回归蓝雨的故事,各种感情线挂钩这样

第二部打算集中攻解密,把第一部中一些伏笔与双花和叶蓝的副主线给圆了

这是我的想法,不知道能不能践行

顺便说一句,好像快要百粉了

百粉了开一个百粉点文这样

谢谢大家的关注^_^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