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喻黄中心/哨兵向导】「All of time can not erase」(14)


(14)


喻文州在一片蓝色的海洋里看到了深邃的天。那不是天,不过是海与陆交界中带上的些许亮光。

他在海水里浮浮沉沉,手中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却只感受到液体流过的触感。

好刺眼。他感觉到周围的一切都在释放着他们的情绪,浓烈的近乎浆糊的情绪交杂在一起,狂喜狂悲带上了愤怒去交织。

没有什么。他在水里浮起来又沉下去,看着水里透出的天空中渐渐消逝的亮光,沉重地黑暗即将盖过剩余的一切。

黄少天。

想起来心中的情绪像是要跟外界共鸣一样,边怒吼边咆哮着从心中奔涌而出,滚烫如熔岩灼伤流动到的每一处。

喻文州想着。他不知道自己口中一直在呢喃的名字是不是这个,然而异常清晰的脑海里都是这个简单文字所代表的那个人所带来的所有深刻的印象。

或许这就是失控。足以毁掉他的失控。

可是这又不一样,没有灵魂跌入黑洞的那种飘渺不定的空虚感,也不是大片大片黑暗笼罩的寂寞,仅仅只是一片海,一片看不到边际的大海。

他仿佛又回到了刚刚结束的那场谈话。

记得两位哨兵给予的强大威压,他们所透露出的情绪波动看上去已经不是那么的好意。

“你确定已经没有隐瞒了?”王杰希凝视着他,似乎是要找到所有相关的痕迹。

没有人可以与王杰希对视超过三分钟,哪怕是叶修也不行。不仅是因为他奇异的面相,更多来源于魔术师的威压。

两位哨兵,并且实力不弱。哪怕他们向导不在身边,自己也毫无胜算。

喻文州也忘记了自己那个时候是如何去述说的,事实与借口的分界线不一定这么明晰,有时候半真半假的陈述更会让人感觉到琢磨不透。

这才是他最擅长的心理战术,让人永远弄不清自己的想法,不过也有些缺点,或许有时候绕着绕着就会把自己绕进去了,记忆就是一个模糊的圈,他硬生生地把自己的记忆改成了一个迷宫,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有时候喻文州自己也分不清。

比如说这句话。

“喻文州不喜欢黄少天。”

这是他十六岁后的日记上的一句话,那时候的他刚刚离开蓝雨,在塔内接受着特有的训练。

原本强硬加上的句号最终被他改成了问号“?”,漆黑的黑夜里喻文州无数次思索着,塔内的训练艰苦到让他白天没有任何的精力去思考这件事情,直到晚上情绪铺天盖地的朝他过来。

纸上的“不”字划掉又重新写上,涂涂改改好多次,整张纸也因为书写的人的情绪波动而变得皱褶不堪。灯光下的喻文州的脸除了白天训练留下的疲惫以外,还有更多的迷茫。

他划掉又写上,密密麻麻的字迹让他看不清从前写过什么。

为了不让感情阻止到他未来的发展,喻文州一狠心斩断了与过去的联系,在塔内的年岁里斩断了与蓝雨的交流,或许时间是一服良药,可以泯灭掉所有本不应该滋生的情感。

无论是谁,再坚硬的外壳下也有最脆弱的软肋。

感情不是唯一的一切,在生活中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部分,有些人认为这是可有可无的部分。

对于刚刚得到强大的力量,急于想要突破自己能力极限的喻文州而言,无论内心的感情有多么深刻,都抵不过任务以及训练中的一点点磨砺;而对于现在的他,随着能力的一点点精进,他也没有了当初的急切,对以往的反思占据了睡前反思的大部分。

他错过了什么?是根本不知道错过了什么,还是原本就已经放弃了很多。

很多人都以为喻文州的精神世界不稳定,极易跌入灵魂黑洞,哪怕是张新杰也这么觉得。

对于这个现象,喻文州不承认,也不否认。他说了,然而没有说全。

他的精神世界不稳定,这个没有错;他跌入灵魂黑洞过,这也没有错;然而,他并不是每一次都会跌入灵魂黑洞。

有时候,他也会来到这片地方。

随着感官的逐渐恢复,喻文州可以感受到海水冰冷的温度中掺杂不知道何时混入的负面情绪,一旁的冰山挣破旁边的大陆向远方漂去,浮冰在海面上游荡着。

整个世界没有风,也没有任何可以一眼望见的生物,带着一丝光亮的天边映着蓝白交界的世界,无处不在的寂静充盈着这里。

这片地方陌生而熟悉,未曾踏足过几次然而又如同家般亲切。

这里是他的精神世界,独属于他,也由他掌管的一片净土。

也就是说,他无论怎么在海里浮沉,喻文州都不用担心其他的问题——向导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中溺死?简直是可笑到荒谬。

然而对于喻文州来说,怎么不可能。

对于他而言,无意识中跌入自己的精神世界与跌入灵魂黑洞没有什么区别。

这倒不是因为这个世界中的景观会给他造成实质性损伤,更多是因为这里的积存着太多他的情绪了,喜怒哀乐全部都有,容易让他迷失在情绪中无法自拔。

他会先被自己的情绪淹没而死。

这有点类似于哨兵的神游,然而却拥有相同的后果。

喻文州虽然清醒了,可是身体的沉重却是无可避免的。想要爬上旁边的浮冰,然而喻文州觉得自己渐渐失去了力气去做这些。

整个海里四处都弥漫着苦涩而刺激的情绪,那些勾起了那些带有情绪性质的回忆引发了连锁效应。

光要消失了。

就是这样的绝境中,喻文州仿佛感觉到有人在伸手拉自己一把,将自己拖出水面。就好像把自己拖出负面情绪的囚笼一样,而他原本以为将要消失的光线,其实并不是落日余晖,而是晨曦微露。

升起的太阳照亮了那人的脸庞,不知道是幻境还是真实存在。对着光线,喻文州可以清晰的认出那个人的模样。

是黄少天。

透过黄少天睁开的瞳孔,整个世界被完整的倒映出来了。

喻文州以为这只是一个幻觉,是精神世界为了不让他迷失在情绪中做出的应激反应。

然而他还是迟迟不愿意离开。

因为喻文州从黄少天的眼睛里,看到了整个世界和他自己。


TBC.




作者有话说:

嗯,最近因为要开始赶作业的原因产出不是特别稳定

不过至少维持在一周内肯定有产出这样

对于这篇基友给的评价是很悲伤(?)然而并不这么觉得

然而这篇应该是由虐转甜的轻松向吧

以后大概会有两到三章的喻黄专场?甜到不行

然而想法很美好,写到最后永远都是放飞自我

大纲……感觉没有实际用处了

就是这样啦,希望大家看文开心!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