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孙哲平生贺/双花向】I can Find you Wherever you are.「番外向」



『1』

今天没啥不同的。

孙哲平坚持早起,不过不同于之后霸图的张新杰,他的早起纯属被逼迫的。

看着还在熟睡的张佳乐,孙哲平没有任何想要叫醒人的欲望。

就让他多睡点好了。

孙哲平洗漱好了,细心地帮忙拉上了窗帘才离开寝室。

『2』

张佳乐是被他定的闹钟吵醒的,上面还有一张字条。

“记得祝孙哲平生日快乐!”由于当时时间地点的限制,张佳乐的字迹显得龙飞凤舞的。

他怎么会忘记自己搭档的生日。张佳乐想着,洗了把脸清醒一下。

一定要给新任的百花队长一个最好的生日。

『3』

最为塔内比较早搭配的一对搭档,两人刚刚成年就被踢去新建的百花战队搞建设。

所谓新建的地区百废待兴啊,被分配做队长的孙哲平忙得不可开交,按理来说就任副队长的张佳乐应该是没有赖床的权利的。

可是盖不住孙队长的一句“让他去吧”,然后所有人就放任自流了。

当时的孙哲平看着紧闭的房门,叹气,然而很多的是无奈和宠溺。

可是这也盖不住张佳乐那绝好的精神力,向导的精神触丝早已将门外的声音听的一清二楚,不知不觉中早已乐开了花。

果然还是你最懂我,大孙。

『4』

张佳乐比孙哲平大了整整半年,却没有任何一点长辈的样子。

反而队员们看到的基本很多都是孙哲平在生活上反过来照顾张佳乐。

然而最初见面时两人的相处关系并不是这样的。

“除了张佳乐,谁敢在第一面就把孙哲平叫成‘小孙同志’?”呼啸的林敬言无奈的摆手。

张佳乐父母都是哨兵向导,从小长在塔里,接触的环境比较单一,比不上那出身于首都经商世家的孙哲平,诺大一家子人孙哲平自幼就开始默默修炼起了察言观色的技能,对于那些塔和政府微妙的关系早有耳闻。

那么孙哲平是怎么看待张佳乐的称呼问题的呢?

“是男人,靠实力。”孙哲平只回应了这六个字。

接下来是两人一大长串的切磋。

由于同为觉醒者,各种项目都比较倾向于体能方面的。

结果,懂的。

顺带一提,从此之后张佳乐再也没有喊过“小孙同志”。

『5』

然而今天却不同寻常。

虽然精神触丝没有什么异常的发现,然而却有些不对劲。张佳乐慢悠悠地在食堂吃完了早餐,推开办公室的门。

映入眼帘的是百花其他队员认真地工作,然而却有两个位置空了出来。

一个是他的,一个是孙哲平的。

“队长呢?”在队里,张佳乐习惯公私分明一点,然而偶尔却还会脱口而出“大孙”这个称呼,不过大家早已见怪不怪了。

大家面面相觑,一脸迷茫:“队长不是去看武器设计了吗?他没有跟你说清楚?”

诶?有这回事?张佳乐想了想,好像确实有人跟他提过。

“那我去找他。”张佳乐进来没多久,又走了。

『6』

接下来的情况就是踢皮球以及被踢皮球的过程。

等到张佳乐到达武器装备室后,那边的负责人又告诉他孙哲平已经去查看基础建设了;接着张佳乐又去了工地,然而那边接待处却无奈地表示孙队长已经走去旁边的会议室去与公会讨论当地哨兵向导管辖的问题了。

明明还是夏休期,为什么事情还这么多。张佳乐想着,他们也不过才成年,不要就这样轻易被丢过去处理这么多事物了。

张佳乐可以说并不擅长各种扯皮的有关人际问题,那种你推我我推你的气氛张佳乐最不喜欢。他喜欢各种各样隐蔽而又游走在危险边缘的战斗中,这样才能触发他全部精力与斗志的投入。

这些问题张佳乐不喜欢,那就只能移交给孙哲平了。所以比起每天都忙碌到不行的孙哲平,张佳乐反而显得意外的清闲,还有时间赖床。

就在他快要追上孙哲平行程时,却突然来了一个意外。

“嗨,有时间吗?”嘉世的叶秋还是那般欠揍的神色,“帮我做件事吧。”

『7』

张佳乐犹豫再三,还是答应了叶秋的请求。

孙哲平?张佳乐看着偶然闪过的人名,心生了一点好奇,然而却没有办法再知道更多。

可能只是眼花了吧。

他没有哨兵这么好的五感,也不能确认自己所看到的所有东西均为真实。

他从未想过孙哲平会与这样一个政府与塔交错,矛盾与冲突并发的计划扯上关系。

不过因为帮助叶秋他也错过了追逐孙哲平行程的机会,只能等到他结束了一天的行程,在最后再给他一个惊喜。

有什么说不出的,那就等到更加适合的时机再说吧;心中有什么隐蔽的情绪想要脱口而出,然而却像蛰伏的夏蝉一样聒噪和烦恼却寻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去表达。

不过又有什么关系呢。张佳乐原本因没有追上孙哲平步伐而有些沮丧的心情又平复了,现在的孙哲平才十八岁,正是最好的年华,他们才刚刚成年,还有很长时间去追寻属于他们的生活。

无论你在哪里,我都可以找到你。张佳乐想着,脸上不知不觉挂上了甜蜜的微笑。

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守着,向导的思维是不受地域的限制而无限循环。

跳动的精神触丝传来令人惊喜的消息,他对于门后的脚步声也有了新的判断。

张佳乐终于无法抑制内心的喜悦,站在门口等待着那人那一瞬间的推门而入——

他已经可以想象到自己精彩的如同烟花绚烂的笑容,以及那一句“大孙,生日快乐!”

——门被推开了。

『8』

——门被推开了。

门外的于锋一脸诧异,还有他身后的邹远也是一脸的不敢置信。

这时候的张佳乐才想起来他已经不在百花了,距离那个他一直铭记在心的生日已经整整差了十年的光景。

双花再也指的不再是他与孙哲平,这个名号早早被岁月交给了如今的于锋和邹远。

原来他们早已不年轻了。

今天是孙哲平第二十八个生日,然而他却没有办法再像第十八个那样有着平静的心态期待着属于他们的未来。

张佳乐还在,可是孙哲平却已经生死未卜了。

很多在那个时刻没有说出口的话语都成了两人临别时最后的遗憾,那个蛰伏的夏夜成了永远的过往。

如果再来一次,你会说什么?在告别了曾经的百花,张佳乐远远地看着掩映在绿树中的基地,张佳乐问自己。

“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

张佳乐呢喃自语,不知道是在回答心中的问题,还是履行着曾经许下的诺言。

他的眼角泛起了泪光。

END.








作者有话说:

可以当作哨兵向导的番外(?)

依旧生贺向^_^

祝大孙生日快乐啦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