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喻黄】海!海!海!「夏日遐想向」




『1』

“你为什么不去三亚呢?那里很适合你的性格。”

有人曾经这样对他说,闷热的空气夹杂着水汽在不舒服的训练室里幻想着以后有过的未来。

夏季,空调坏掉的G市,天际的蓝永远被暗淡的云挡住,额头上落下的豆大的汗珠,手中拿着的冰棒还在不停的融化落下水滴到衣领上。

喻文州,黄少天,两个偷偷摸摸出来买冰棒的训练营的成员。

一碧如洗的蓝天,配上漂浮着的几缕白云,椰子树撑开巨大的伞荫掩盖住盛夏的骄阳,远处观望是赤诚的与蓝天掩映点边际的大海。

黄少天性格活泼而又热烈,好动而又跳脱,这样的热情才是他应该有的。

在那片蓝的不可思议的海边,擅长游泳的他说不定已经跳下海底了。

盛夏配上海景,无疑是绝佳的享受。

黄少天或许也是想象出了那幅美好的场景,眼中是无限的荡漾与期待,忍不住回应喻文州说:“好啊好啊,改天我们一起去吧。不过看起来好晒的样子,说不定比这边还热吧。然后我们再去买一个那个当地的草帽去带,然后接着一起穿着海南衫去晃悠……”

他越想越遥远,忍不住飘飘然到了幻想中的旅游中。

喻文州忍住笑,打断身旁的人美好的畅想:“好了,这个时间也应该开始训练了。旅行什么以后再想吧。”他细心地拿好包住冰棍的废纸,将那根吃完的仅存的木棍包好,连带着收拾黄少天的,丢到小卖部旁边已经备好的垃圾桶里。

“你再不走,我就走了。”

也是。黄少天想了想,他们还有一年就要成年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提高能力。他匆匆忙从低矮的树上跳下来,把吃剩的木棍向垃圾桶方向随便一丢,就胡乱地跟上喻文州的步伐。

果真,喻文州并没有生气,故意走快也不过是为了逗黄少天而已。两人就这样一路嬉笑打闹着走向了训练室,时光暗暗地把两人的青春岁月缠绕在一起,变的风花雪月。

『2』

后来喻文州带他去看过海,却从未到过那天回忆里所说的三亚。

感情这种东西向来是起承转合的,当初的甜蜜总有一天会被时间磨平。退役后,黄少天和喻文州做过诸多尝试,去不断磨合两个人的生活节奏,可是谈恋爱不是打怪,打怪至少还有经验升级,谈恋爱要没谈好就直接闹掰。

不知道是退役不久后的哪次争吵,也不记得是哪件鸡毛蒜皮的小事引发的争吵,喻文州跟他冷战了一个星期,总之黄少天一冲动下买了去海南的机票,刚刚清醒过来就发觉已经到海口的美兰机场了。

黄少天倒是真的是被冻醒的,刚走出机场门他又退缩了。说好的四季如春的温暖果然在冬天凌晨三四点以及最近的极端低温中化作灰烬。

没办法,谁叫他到的不是盛夏的三亚,而是深冬的海口呢。

靠,怎么跟G市一样冷。没办法,黄少天只能扭头回去机场里待着,等着七点半最早的一班高铁。

要是喻文州还在的话就没有这么糟糕了。黄少天想着,可是接着又暗自骂自己没有骨气,怎么到哪里都想起喻文州。

不过也是,每次冬天出去北方那边比赛的时候,喻文州总是会提前为自己准备好必备的东西,担心丢的就准备两人份的,就是不想让自己着凉。

那几个小时黄少天就在这些胡乱地想法中小睡了一会儿,中途还惊喜地被一些荣耀粉认出来要签名合照的活动吵醒了一会儿。

就这样拖着疲累的身躯,黄少天终于等到了最早的动车。浑浑噩噩买了票上了车之后他又忍不住在高铁上睡着了。

高铁很快,原本三亚到海口三百多公里的距离距今被量化成了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

可能还是不太习惯,黄少天睡觉时下意识地向一旁倾去,可是却在将要落空时想起来那人没有跟他一起出行。

有点寂寞啊。

『3』

刚刚到了三亚,已经快十点钟了。

黄少天跟在出租车起落点上排队,老长老长才终于等到他。

去哪?司机用着不纯熟的普通话问着,按下了空车的牌子。

这次倒是不经过多想,两个小时左右的睡眠让他不再这么急需休息,黄少天脱口而出,直接表示要去看海。

司机二话不说,直接开车。黄少天来的时候没有做攻略的习惯,也没问到底是三亚湾还是亚龙湾还是最近新火的海棠湾,总之就一个劲的开走了。

后来等黄少天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处在三亚湾的边缘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海景?黄少天心里感到十分的失望。由于是阴天,乌云密布下见不到期望已久的蓝天;骄阳肯定也是没有,周围的海景都是死气沉沉的一片,沙子没有想象中的细腻柔软,特别是椰子树,一点也没有那种气氛。

越看黄少天越觉得像骗人的,电视机上的影像并不真实,特别是感受到与真实巨大的落差时。

可能也是因为极端的低温,接近中午整个海岸上也没有过多的人群,那种阴冷的海水更让人丧失了翻滚的欲望。

唉,黄少天的肚子这时候倒是叫起来了。黄少天摇摇头,先去吃早餐吧。

他随手拐进一条路里,边走边寻觅小吃店。早餐没看到,他反而看到了一所小学,不大的操场里还有学生在嬉戏。匾牌金光闪闪,然而旁边的校门却独具特色。

有时候还真的忍不住会心笑,黄少天站在那里看了看朝气蓬勃的气氛,摸摸鼻子走了。

从他下了飞机之后,黄少天就一直开着手机,暗自期待的一个来自于喻文州的来电,或是只是一个问候的短信。

可是什么都没有。触屏手机上一片空白。黄少天看着又心烦,一下子直接塞进裤袋了。

怎么还是不理我。

只是他没有看到背后的人影,只注意到了在面前挥舞的手。

“怎么样?饿了?我知道周围有家很好吃的粉汤店,一起去吃吧。”

熟悉的声音想起,黄少天下意识地转身,却跌进了那个人的怀抱。

喻文州还是像当初跟他描述海景那样笑着:“怎么样?要不要跟我一起等太阳?”

随之被握住的是手心,原本的冰凉被一点点温暖起来。

『4』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奇妙,黄少天觉得,有时候喻文州是一个可以作为一个说什么灵什么的人而存在的。

也就吃早餐的十几分钟,太阳既然就真的冒头了。冬季的阳光不如盛夏般刺眼和灼热,更多是许以温暖之意,哪怕长时间的待在底下也不用打伞。

可是还是感觉到不可思议,于是黄少天边吃粉汤边问道:“你怎么会过来这里?”语言因为正在吃东西而意外的减少。

“正好看到你机票的短信了,”喻文州伸手忙着叫老板来结账,“你用我的卡买的。”

所以就买了相同时间的,来三亚直接等你的。

冷战这种事情难免,两人总是会有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喻文州习惯于先冷却下来再客观的分析对方的对错,然而有时候却未免显得太过于薄情和伤人心了。而黄少天喜欢当堂事当时就解决,吵架不过夜。

有时候感情这件事情,谁没有碰到的问题。像是游戏,哪怕是黄少天与别人PK时都会难免遇到强手而惜败。可是打了一次不能就这样放弃继续挑战了吧,哪怕失败了也要试着重新面对,不是吗?

“好吧,”黄少天装作想了会儿的样子“那就姑且同意你先待在我身边一会儿吧,不过我的衣食住行什么的你要负责。”

这是黄少天一贯的原则,吵架不过夜,矛盾不持久。

后来他得到了身边人暖意满满的一个字:“好。”

『5』

后来他们一同去压马路,如愿以偿的见到了洒满阳光的镀上金边的海,以及那梦寐以求的彻亮的蓝天。

后来他们一起去品尝了附近小吃店中的特色甜品——比如说清补凉和鸡矢藤。都是用鲜榨并不过甜的椰奶为底,清补凉则有点像福建那边的四果汤,琳琅满目满目都是西瓜玉米椰丝还有其他的吃的放进去;后者则是用药磨成粉后做成的黑色的小条型,配上清爽可口的椰奶还带着一些中药的清香。

下午他们去了海边的书吧坐了坐,在海的对岸的楼上欣赏着海的灿烂与美丽。

后来晚上两个人一同去了商品街逛,走到哪看到哪随便找些夜宵吃。

他们在一旁走着,身旁经过骑着自行车穿着当地校服的中学生,看样子是刚上完晚修完要回家。

猝不及防,他听到在自行车上的两个男生不知道在说什么,然而那句“我骑你”却意外的大声。

我,骑,你?三个字看起来很正常,然而结合起来的意思却十分令人遐想。

什么鬼?黄少天听到差点没抖掉手上刚买的东北大板,喻文州明显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也笑出声来。

现在的学生怎么那么奔放啊!

只听到后座的同学一生气,直接就开说:“我都说不是‘ 我骑你’,是‘我载你’好么!!不要老是说错。”

终于知道本义的两人终于懂了。等两人缓过来,黄少天想着,这个城市小,没有地铁,公交又很慢,要不要考虑去租辆自行车出去玩也方便。

于是他就直接向喻文州说出了他的想法,并附上了两百+的理由。

“可以啊,”喻文州说,不过嘴角挂上你戏弄的弧度:“不过,今天晚上,你骑我?”

“不是听说少天驾龄四五年了,也算是老司机了。”

“老司机,带带我怎么样?”

后来黄少天遭受到来自张佳乐的嘲笑,被云南山歌伤害的体无完肤。

这都是后话了。

END.




作者有话说:

今日摸鱼下原著向,哨兵向导放一放

海南paro,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

真的很想表示,冬天的三亚和海口不是一个级别的!!

抑郁的少年抑郁的阳光以及停滞不前的更新

顺便提一句,写文是我听的歌是河图的《三日静寂》

这么悲伤的歌怎么后面带出这么污的风【捂脸】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