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喻黄中心/哨兵向导】「All of time can not erase」(12)

作者有话说:

唉,如果我有一天能做一个认真按照大纲写的好文手就好了。

现在弄的我都不知道在写什么了。

/希望明天有时间摸鱼叶蓝的番外




(12)

『1』

黄少天愣了,只得无力随意那人摆布。喻文州入侵时失去了原先应有的理智,唇齿相间中一直占据着主动位置,津液从嘴角滑落也无人在意。不知不觉中,他也被带入了喻文州的节奏,火热的触感流连于唇角,不知是理智的迷失使得情感有更深一步的发展,还是原本就存于心底的感情突然爆发出来的结果。

这种行为不应该仅止于亲吻,两人抱在一起翻滚着,忘我地亲吻着,在这样剧烈的动作下,两人都有些迷失神志。裸露的肌肤勾起更多的欲望,无论是谁,都渴望更深一点,再深一步……

可是这时候,礼貌地敲门声唤醒了两人的神智。门外的人只是礼节性的敲门,三下之后就直接扭开了。

张新杰也没有想到自己一进来会见到这么火辣的场面,即使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可他还是有些尴尬。

明明林敬言说过两人在训练营时的关系是见面都要打架的,才过这么些天就可以达到肉体结合的地步了。

张新杰轻声咳嗽了一下,把视线移向房间的角落,引起面前两个正在缠绵的人的注意:“你们注意点,十分钟后我再过来找你说情况。”于是很合时宜的退了出去,关上了门。

黄少天原本醒来就有些迷糊的,不知不觉又被喻文州抢占了先机才显得这么被动。现在有人进来了,他一激灵也反应过来了,顺势推来了喻文州。

向导的体力向来不如哨兵这么强悍,再加上并没有想到黄少天会突然恢复清醒,喻文州一不留神也被推开了,幸好他及时用手撑住床沿,不然就摔下床去了。

后来的喻文州也不做声,一直盯着黄少天看,漆黑的眼眸就像一个看不到深处的漩涡一般,忍不住把人卷席进去。与此同时他也在小口小口地喘气,不知道是在平缓情绪还是缓解欲望。

两人都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对方此时的腿间的蓄势待发,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火星就可以点燃这场激情。

可是他们很清楚,当这场被感官所催化的激情一旦冷却下来,无处不在的微妙的距离就会环绕着他们。

黄少天并不清楚如何回应喻文州的感情。

还不是时候。喻文州心里叹气,如果这时候他强硬要了黄少天,强制性的完成了绑定,那么这些日子他为了与黄少天更好地相处所付出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他想看见的是一个能够了解他的心意,主动同意这次绑定的黄少天。

在缓慢的过程中,喻文州一点点退下了床,站在了床沿不说话。

黄少天看到了喻文州眼中一闪而过的失落,他内心敏锐的扑捉到了什么却又在那一瞬间扑空了,内心竟然显得有些失望。

为了打破这种僵局,黄少天巴不得说些话去改变这种现状:“文州文州,没事刚才的事情你就当作没有发生吧。我觉得我们两个都挺不冷静的,可能一不小心就有些擦枪走火了。我们不是战友嘛所以发生这些也蛮尴尬的……”

或许是欲盖弥彰的意味太强,说到最后黄少天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说实话,他真的不清楚他对于喻文州的感情。他确实喊过喻文州很多年“吊车尾”,可是其中的感情他是真的不清楚。

当年莫名因魏琛的离去而产生的仇恨也在这段时间的相处中变得模糊,有时候黄少天在想是不是自己那段蓝雨垮掉的岁月的记忆莫名添加到了喻文州身上,那种“要不是你让魏老大离开现在蓝雨也不会成这样”的情绪确实足够幼稚。

后面喻文州打断了黄少天想要说的话,他眼神又突然充满了坚定。

“我不止想做你的战友。”喻文州说着,从训练营开始一直干扰他的莫名的情愫纠缠了他这么久,直到来到塔里才逐渐理清那种纷乱的情感。

“我想和你达成自由的绑定。”

对于塔的强制绑定,在黄少看来那份文件只有震惊,可是对于喻文州而言并非如此。除了表面上应该表露出来的情绪,他还有难以抑制的喜悦在内心沉积。

或许别人只看见他表面上的淡定和不解,然而明眼人像是王杰希或是叶修早已看透。他们明里暗里都大致知晓着这段感情,只是不愿意说透。

“我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我。”

近乎是告白的语言留了下来。

他把自己的内心真实的想法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心底的那个人,可却不知道能否收到回应。

“我会给你足够的时间。”喻文州说。“这可以吗?”

『2』

这可以吗?

黄少天暗自问自己。

后来张新杰重新进来了,干脆利落地跟他说了具体情况。

徐景熙目前情况稳定,体内的向导本能正在促进着他伤口的愈合。郑轩一直在旁边守着他,身上因跟黄少天打斗而留下来的伤痕也得到了处理。

黄少天听到这里突然精神一滞,比听闻自己被停职这件事反应更大。他没有想到这样的暴走,会给自己出生入死的战友带来这样的损失。

反而在所有人中,黄少天的情况是最好的。除了精神世界里的不稳定以外,身体的机能恢复的不错。

然而张新杰的欲言又止让黄少天明白情况并不如所想的这么乐观。那人虽为战术大师,但并不会把那些所谓的谋略用于平时的相处上然而却比其他三个更加坦诚。

“怎么了?有什么情况就直说吧,不要老是藏起来弄的我这么好奇。你看你站在的样子比平时严肃就不说了,而且还憋着不说话,这样看起来还不如直接说了呢。”

张新杰迟疑了一下,看张黄少天的眼神中似乎还带有请求。想要说点什么,又必须克制住。

难道是涉及到了自己平时的什么隐私吗?黄少天想,感觉好像也没有什么特殊情况。

“……干扰你的信息源有些复杂,好像并不局限于自然情况,”张新杰轻声说,“里面好像带有人工引导的情绪,来故意激起你的负面情绪。”

“你是不是,在最近感到异常的烦躁,虽然五感得到抑制,但是情绪却在积压。”

“我猜想,这些负面情绪实际上并没有排出,只是在不断的积累着,直到一个触发物的引爆……”

这种可以触发整个局面的关键,有可能是周围环境里风吹落叶的声响,也有可能是埋伏在周围地下的反哨兵装置,也有可能是最近一直可以与自己维持着精神联系,帮助自己清理意识的向导。

“你的意思是……”黄少天骤然紧张,“你是说,使得我狂化的因素就在我周围吗?”

可是声音这种东西未免太过于随机了,而且也不好控制,所以排除第一种;后两种因为是人为,考虑的可能性很大。前者的装置曾经做过测验,发觉市面上流行的装置对于哨兵的影响并不大,因此可能性也很小。

可以与自己有精神联系,帮助自己清理精神世界,抚慰情绪的向导。

黄少天仿佛又迷糊了,那人的身影浮现在他的眼前,一点一滴都回忆起。

只有他,不是么?

『3』

当喻文州转角打算出医院的门时,却被熟人拦下。

是叶修,后面还跟着王杰希。

叶修看起来与往日差不多,而王杰希却意味不明的盯着自己,怪阴冷的。

两人的突然到来下必有什么目的,他很清楚,也并不想扩大化。

“有什么事情,出去在谈。”喻文州平静地跟他们打完招呼,视线却在暗自观察着周围存在的监视摄像头。

“我能告诉你们的,一定会说;不能透露的,恕我无可奉告。”

TBC.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