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喻黄中心/哨兵向导】Nobody can be heard.「番外」

『1』

为什么黄少天在训练营时如此看不爽喻文州呢?

很简单,因为喻文州抢走了食堂内最后一盘白斩鸡,把剩下的一盘秋葵留给了他。

『2』

其实喻文州当初拿走时根本没有想过要气黄少天,只是因为当时他正好饿了。

白斩鸡是属于他的。

『3』

后来喻文州被弄去跟黄少天一个宿舍了。

原因很简单,因为魏琛发现他们在厕所里单挑,而不是训练场。

于是魏琛臭骂了他们一顿,一旁的方世镜建议把两人调到一起做舍友增进感情。

『4』

最后感情倒是没有增进多少,但是不为人知的打架倒是打了不少次。

反正在宿舍内,又不会被发现。

『5』

同样是觉醒者,喻文州的能力相应的不如黄少天突出,那慢到极致的反应速度真让人心急。

黄少天倒是很浪,据说经常去找魏琛求PK。

但是魏琛表示你一只明显以后要觉醒为哨兵的觉醒者欺负我一只向导好吗?

方世镜微笑,并表示旁边那个叫嚣的某人不要忘了当初是谁仗着自己是向导随便拐哨兵的。

『6』

很多人以为像黄少天这么阳光的人家里一定特别宠他,可是实际上黄少天是被魏琛从孤儿院中捡回来的。

所以黄少天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回家。

『7』

后面两个人都觉醒了。

黄少天果真是一只哨兵,喻文州则成为了一名向导。

不过喻文州的能力还是一如既往的不突出。

两人的差距开始越拉越大。

『8』

蓝雨最近不是特别平静,好几次执行的任务都失败了。

黄少天可以感受到魏琛身上沉重的压力。

魏琛像是没命一样一包一包的抽烟,而方世镜皱起的眉头也没有松懈下来。

喻文州也出去了一段时间。

很多训练营的朋友也因为能力不够转入公会了。

黄少天坐在空无一人的宿舍,看着天上的明月,突然有点寂寞。

『9』

喻文州回来了,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只有原本普通的能力提升到了一种恐怖的境界。

特别是精神攻击力。

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可以摧毁一切物体。

为什么哨兵不能和向导来一场呢?黄少天想着。这样两人就可以硬碰硬了。

于是他看上了旁边的郑轩。

训练场又可以约战了。

『10』

后来魏琛来了,来视察下训练营的成果。

向导对向导,魏琛一连输了三局。

所有人都在吃惊,包括黄少天。

“嘿,有点意思。”魏琛扫视着喻文州“愿不愿意跟我回塔里?”

『11』

调令下来的时候黄少天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他跑着过去,只看到了魏琛最后的背影。

后面回到宿舍,才发觉自己的对床也已经悄无声息的收拾好了东西也走了。

喻文州一个解释都没有留给他。

或许喻文州觉得不需要吧。

『12』

今天是他的生日,喻文州走了,魏琛走了,战队出任务去了,训练营也放假了。

而他独自留在这里,过着莫名其妙的日子。

没有祝福,也没有欢笑。

黄少天想曾经无数次想过,他十六岁的生日会是怎么样:先让魏琛请他出去吃夜宵,再死皮赖脸地去找喻文州要礼物,接着再去训练营中跟那些朋友一起分享。

后来这些什么都没有。

不过嘛,好歹自己还可以给自己买块蛋糕。黄少天关灯,点燃了蛋糕上的蜡烛。

微弱的火苗时亮时灭,可这却并不能影响什么。

十六的数字,正正好好。

现在的黄少天还不清楚,他两年后将要独自撑起摇摇欲坠的蓝雨走过最艰难的一年,没有更多魏琛,没有喻文州,更没有其他人。

十八岁的他来不及过完生日就匆匆就任了副队长,连个生日蛋糕都被忘在脑后。

许愿吧。黄少天闭上眼睛。希望以后自己可以加入战队,然后让魏老大再回来,郑轩应该也可以进吧……喻文州?看在舍友的份上,也把他算进战队好了。

十六岁的他当时还没有这么讨厌喻文州,那强烈的情感是两年后他面对最艰难的状况时无处发泄的愤懑。

他吹灭了蜡烛,一下陷入了无际的黑暗里。

END.


作者有话说:算是哨兵向导的番外?

总之拿来做黄少的生贺!

祝黄少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