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喻黄中心/哨兵向导】「All of time can not erase」(11)

作者有话说:

亲上了亲上了真的亲上了

有感情没剧情有剧情没感情心好累

『1』

身处狂化状态的黄少天确实已经失去意识了。

然而,在失联的开端,黄少天还没有陷入狂化状态。

他只是看着四周,发觉他偏离了方向,他的视野中已经看不见喻文州了。

任务中,喻文州深知自己反应速度慢的特点,于是将计就计,把自己当成诱敌深入的诱饵,而黄少天则埋伏在附近,等待着可趁之机将敌人一击毙命。

配合了几次,两人都觉得这样的方式不错。

本应该就这么持续下去的,可是自己的一次疏忽却让自己与喻文州走散了。

或许是因为身体产生了抗药性,黄少天发觉自己的听觉一直处于一个比较躁动的状态,虽然还能保持着平衡但也让他今天有一点烦躁,失误也比平时多一点。

或许就是因为这若有若无的烦躁,他才与喻文州走偏。或许是敌人故意所为,黄少天思考着,并不打算放送警惕,把哨兵的五感有意识的调高到极致,细心观察着周围发生的任何动静。

可是就在那一瞬间,他仿佛又回到了在塔内的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月亮皎洁,明亮,让人看上去心生宁静祥和之感;可这并不能掩盖听觉的放大,那种全世界的嘈杂在一瞬间涌入脑内的痛苦,信息流就像洪水般冲刷着神经,让人痛不欲生。

黄少天曾以为那天已经是失控的极致,可是他想错了。同时被放大的不仅仅是听觉,五感都在无意识中提升到了极致。

原本被压抑的很好的五感在一瞬间放大到极致。只要是能在空气中引发的共振都被他察觉,视力所及范围内被细枝末节阻碍了前行;这种感官的放大同样也体现在触觉上,无论是多么光滑柔软的面料在他看来都如同针扎一般难受。

庞大的信息流瞬间涌入,远远超乎了黄少天对于信息解析的能力,直接硬生生撞开了精神世界的门阀。

除了大量庞杂的来自于周边环境无用的信息流,不知何时也有些故意混入的其他信息,挑动着神经。

模模糊糊中,那些信息引导着黄少天回想起平时被抑制住的记忆。像是魏琛离开前留给蓝雨最后的背影,像是方世镜拼死换回那副文件的绝望,像是众叛亲离后整个蓝雨地区的奄奄一息,像是为了蓝雨的重新崛起他所选择的不归路……那些一点点的负面情绪,把黄少天引向了不可避免的崩溃。

那种不甘,悲伤,绝望,以及愤恨,不平,所有往事带来的感情也被同时放大,黄少天感觉现在的自己就在感情的熔炉里捶打历炼,随着狂化的出现自主的意识也渐渐迷失。

进而导致了无意识的狂化状态,哨兵所含有的所有潜能得到最大的挥发,原先的攻击范围也增大了好几倍,冰雨已经出鞘,利刃所指的方向范围内生灵皆灭。

凭什么,会这么的不甘。黄少天想着,凭什么自己忍受这么多痛苦,而那些造就不平等的人,都该安然活着?

『2』

在此之后,塔很快下达了新的指令:

这个任务不再受蓝雨的管辖,后续的准备转交给轮回处理。

从赶过来的江波涛口中他得知了那边的状况。身受重伤的徐景熙自然情况不容乐观,在坍塌发生后郑轩冒死闯入范围把还未埋的太深的徐景熙救了出来,然而自己本身也被支柱砸到;而黄少天的状况也不稳定,随时有可能暴走为人型兵器,在一旁的周泽楷和孙翔知道确认黄少天已经因跌入灵魂黑洞失去全部行动能力才敢靠近。

因为三人的情况太过于危险,塔方面也不敢怠慢,径直送往中央治疗。

哨兵暴走不是没有先例,只是一发生就容易造成大范围内的波及,因此塔特别注意这方面的事件,每一个发生这件事情的哨兵都会被严格处理。

王杰希听闻此事后告诉喻文州,怎么说黄少天也会被停职一段时间,确认能力完全稳定后才可以恢复原职。

“什么是‘能力完全稳定’?”喻文州抓住了重点词,问王杰希。

如果此时喻文州可以看到王杰希的话那么他一定会见到王杰希特意挑起了一只眼睛使得双眼更加协调。

“很简单的,”王杰希看似云淡风轻的说,“完成绑定就可以了。”

“像当初的孙哲平一样。”


『3』

全频率范围内的声音吸收使得黄少天不得不过度使用听觉,跌入灵魂黑洞的不确定性也在增强。

他感觉自己似梦似醒,然而却不记得发生了什么,整个世界只剩下了他自己,不同寻常的寂静笼罩着这个黑暗和空洞的空间,让他感觉没有存在的真实意义。

似乎有人在呼唤他?黄少天隐隐约约听到外界传来呼唤声,不是那种语言的表达,来自于两人精神上的共鸣。

是谁在轻声呼唤着这个名字?黄少天忍不住追随着这个声音而去,神志慢慢的也被那个声音勾起……

然后,黄少天睁开了眼睛。喻文州的面容在那一瞬间跌入他的视线。

那人的眼眸里也映出了黄少天的样子,浅浅深深的情绪下还带有着不加掩饰的关切。

喻文州看起来有些疲惫,他的体质自然赶不上哨兵,几夜的不眠夜让他难免在眼圈上出现青影。

“……队长?”黄少天试探的问道,“发生了什么吗?”

喻文州没有回答,接着是良久的沉默,向导的精神触丝接上他的神经,原本混乱的五感被向导一点一点的抚慰,如薄荷般的清凉让他恢复了清醒。

黄少天想要说些什么去打破着有些尴尬的平静,可喻文州却有了动作。

喻文州俯身压在了黄少天身上,呼吸的热气打在黄少天的脸颊上,弄得心痒痒的。

那人又抬起头,凝视着他,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眼中的深意黄少天看不太懂。

“少天,”喻文州首次这么亲昵的称呼他,语音中有些沙哑却依旧温和,“你不要有事。”

像是蜻蜓点水般,一个吻留在了黄少天的额前。

像是带有无限眷恋一般,看着已经傻掉的黄少天,喻文州又瞄准了那温热的唇,这次是无比真实的接触,还带有内心一闪而过的悸动。

毫不费力撬开了对面的人的唇舌,喻文州长驱直入,顺势加深了这个吻的力度。

TBC.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