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喻黄中心/哨兵向导】「All of time can not erase」(10)

[内容短小精悍,不想说太多。]

『1』

周围高大的建筑物已经倾塌,目标中的敌人也已经被摧毁,耳机上传来智能拟人化的女声表明探测范围内确实没有存活生物。

看来喻文州押对了。这个地方说大不大,说下小也无法在一天内搜寻完。为了达到这个效果,喻文州去详细了解了关于此明面上了查询的文件,并把那些记录在案的任务资料发给了江波涛进行整合。

塔内的向导各有所长,有像喻文州那样偏向于攻击的,也有擅长于精神控制的,像是江波涛,其过人之处则在于探查人心,利用精神频率去解读一个人真实想法。

因此,江波涛在猜测人心上,可以说是独占鳌头。

“我觉得比较可能的地方有这么几处,”在江波涛看过那些不多的保留下来的文件后,“坐标点我等会去发给你。”

“那真是谢谢江副队了。”喻文州温和有礼的回答着,他可没有忘记那人已经指派去新成立的轮回战队担任副队了。

而喻文州又在根据当地的地形图等资料进行再一步的分析,从而得出最为可能的两处。

一处便是徐景熙他们走的,而另一处,则由他们负责。

如今,目标地就在前方,而敌人的反应也确实证明了他猜测的正确。

虽然其中的过程比较艰险,好几次两人也是背腹受敌,但是两人的默契却意外的高,不知道是不是和匹配度会有关系。

有了喻文州这个无形的杀人利器,只要黄少天能护他周全,在反应时间内护他周全就无所畏惧。

那些人看似安详的睡去,却不知道在酣甜的美梦中即将迎接死亡的到来。

硝烟慢慢地散去,标志着这场激烈战斗的终结,只差一步就可以拿到目标文件了。

可此时喻文州却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黄少天不见了。

『2』

没有想到这次任务结束的这么轻松。徐景熙觉得有些意外又有些失望。

或许是因为他们走的路正好是敌人力量较为薄弱的地方还是怎样,遇到的几个麻烦都很快的解决了。

哪怕是遇到了危险,那个身旁看上去还没有睡醒的哨兵也会在第一时间发现,给他扫清一切障碍。

保密任务就是这样子吗?徐景熙通过精神触丝向郑轩提问,郑轩也是一脸不明所以然的样子。

“看来文件在队长那个方向啊,”看着从喻文州那边传来的信号,郑轩跟徐景熙说,“去跟队长汇合吧。”

收到喻文州的信息郑轩也不意外,从某种意义上在训练营上他还是和喻文州关系不错的,虽然当时喻文州作为觉醒者能力也不突出,但是他在指挥上的才能是不可磨灭的。

他们按照喻文州发来的新路线走过去,中途却碰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徐景熙眯起眼睛,试图看得更清晰点:“那是黄少吗?”

“好像是,”哨兵的五感让郑轩可以分辨出身影,“是来接应我们的吗?”

郑轩看到的是周围躺着的敌人,还是太远了,看不清细节。

过去?徐景熙用动作示意着郑轩。

“等等,徐景熙——”郑轩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事情,“不要过去!”

可惜徐景熙没有听到他的后面一句,径直向黄少天跑去了。

“黄少狂化了!”这是郑轩还没有脱口而出的一句话。狂化的哨兵是不会分清楚敌我的,而且看着那个程度已经逼上灵魂黑洞的程度了!

也就是说,那些他脚下的人,是死于哨兵的狂化的。范围内所有的生物,全部死亡。

可是郑轩赶不及了。

徐景熙似乎是听到他的回应了,回头看向郑轩。可却没有想到,身后的建筑物在那瞬间全部倾塌。他还未能说出一句话,就被埋在了滚滚尘土下的废屑和残渣下。

这远远超出了黄少天平时可以控制的范围!

波及范围面之广,可以让人怀疑,黄少天或许是一个远程控制着。

那种特别自然的动作,哪怕郑轩放大到极致也无法看清冰雨的挥出动作,又是怎么样,正好摧毁一栋建筑物的。

黄少天已经失去意识了。

旁边的黄少天少见的面无表情,漠视着一切的发生,像每场战斗结束后下意识地将冰雨收入剑鞘,一如既往的干脆利落而又富有美感。

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3』

喻文州没有等来郑轩,等来的是确是轮回的周泽楷。

那人依旧手持长枪,面上也没有什么情绪,看起来像是临时调派来的。

周泽楷是派来护送他回去的。

任务发生变动了。

神枪手还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他知道喻文州的疑惑,但是能用尽量少的话语表达的内容他绝不会多说一个字。

喻文州只听到了冰冷的女声给了他最后的结果:

「蓝雨战队Z020032号保密任务,宣告失败。」


TBC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