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喻黄】At the End of these Years

「“我想看他打一辈子的荣耀。”他说着。

而我,想看他们,打一辈子的荣耀。」

——改编自歌曲《盛夏》歌词的旁白

歌手:逍遥古古&卓然 词作者:三日月

根据酷狗音乐的歌词上的注明所写,如有侵权则删。



『1』

时钟机械的报时声让喻文州从昏昏沉沉的状态中醒来,睁开眼睛看到的也只是一片虚无。

随着意识的渐渐清晰,喻文州才发觉那所谓他并没有像所想的那样待在家里,苍白的灯光照着锃亮的可怕的大理石瓷砖,周围尽是不认识的机器在运转着,各种管道缠绕在一起看不到本来,其中的几根顺着床沿伸到他的喉管,而有些则直插胸膛。

喻文州仿佛可以听到他嘶哑到极致的呼吸声,他可以深刻感受到他的身体机能在一点点衰退,每一个器官在一点点停止着工作。

还能活多久呢?喻文州不知道。他不知不觉中已经走过七十多年,衰老和病痛不可避免指引着他走向死亡的终结。

病房里永远都亮着那不会熄灭的灯光,让人颠倒昼夜,分不清所处何时。他静静地忍受着病痛对他的折磨,对于即将到来的结局做好了所有的准备。

这是生命的尽头,所有人的一切都将被清零。

ZERO。回归最为原始的状态,没有记忆,没有感情,维持着简单的存在形式。

爱恨是到了人间才学会的,灵魂从来就不需要这些。

喻文州醒着,混沌的思维掺杂着大片大片的记忆铺天盖地的向他袭来。

很多人说,死前的人总会不可避免地回忆起对于他们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伴着或美好或憎恶的情绪离世。

而喻文州,只记得蓝雨门口树下那个永远不会消散的夏天。

和那个属于那片时光的他。

『2』

不知不觉中,喻文州仿佛回到了他开始荣耀征程的起点。

他就像自己记忆的局外人一样,看着那个十五岁的喻文州陪着十五岁的黄少天在俱乐部旁边的那棵树下吃着冰棒。

青葱岁月的少年笑着打闹着,训练中失落的情绪被一点点淹没,只化作黄少天眼里璀璨的星光。

此时喻文州才发现,当时的自己笑的是如此的幸福。

不像是以后为应付记者所学来的那种勉强应付,也不是面对其他队友时的温和有礼。

那是独属于黄少天的心情,也只有他可以这样子。

青训营初期的时光对于喻文州来说并不算愉快,却因为黄少天的存在而变得具有纪念意义。

其中也有或是美好或是遗憾的插曲。比如说魏琛的离去。当年魏琛离开蓝雨后,下着大雨黄少天就一言不合的跑了出去。

喻文州在那棵树下找到了他,那人衣服湿透,脸上已经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倔强着咬着牙什么都没有说。

他已经不记得当年的自己是怎么安慰难过的黄少天了,他只记得他对于黄少天许下的誓言。

“我们会为蓝雨赢得更多的奖杯的,我们也会成为最好的搭档的。”

喻文州说着,紧紧地握住了黄少天的右手,“真的。”

那是还未长成的他许下的誓言,不知道是为了安慰黄少天还是不自觉的情感的吐露。

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牵起黄少天的手。

『3』

喻文州又回到了那个曾经把蓝雨带上巅峰的剑圣退役的那天。

没有雨点,天空是一片明亮,蓝的透亮而又清爽。

在与队友的告别仪式后,黄少天拿起了所有的行李,准备坐车回去。

喻文州只是帮忙拿着行李,默默提到车上放好。

离开是无法避免的,怅然的气氛不知不觉在两人中蔓延。十年荣耀,始终如一的剑与诅咒也即将分别,走向各自的征程。

黄少天无法再做那个执剑守护在索尔萨克身旁的夜雨声烦,而喻文州还要担当起蓝雨队长的职责,继续留在俱乐部里。

“一定要替我守好蓝雨,”黄少天在离开前,笑着跟他说。那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多话,可喻文州还是那样耐心的听完。

“蓝雨还有很多个夏天呢。”

可是你见不到了。喻文州默念着,却说不出口。

看着喻文州愣神的样子,黄少天用手在他眼前晃了一下:“队长,记得噢,不,是文州。”

挥别所有莫名的情绪,他们将与这个夏天说个告别。

“那再见啦,文州。”黄少天坐进车里,笑着跟他挥挥手。

像是跟他告别,也像是在跟自己过去的辉煌告别。

盛夏也要过去了。

『4』


世间总有很多令人后悔的事情,而喻文州总会忍不住想到第六赛季夺冠那晚为什么不在近一点。

多么辉煌,多么兴奋。

喻文州和黄少天站在领奖台上,各用一只手举起属于冠军的奖杯,下面是一片兴奋的海洋,他们两个人无法抑制的兴奋展现得淋漓尽致。

那个夜晚,他们头一次放开了酒禁,香槟和红酒都被运进俱乐部,蓝雨的队员们各自庆贺着,喝得不亦乐乎。

喻文州也被灌了不少,可是还能勉强维持着清醒。在跟工作人员把喝的醉醺醺的其他队员抬回房间后,喻文州扶着还可以自己走路的黄少天回去房间。

两人并肩走着,走廊中好像就剩下他们两人轻轻的脚步声,隐隐约约还可以听到呼吸声。

灯光照下来,映亮了两人的脸庞。

他转头就看见黄少天再看自己,眼睛里亮亮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其中有坚定,又有一些怀疑,以及一些复杂的情绪。

首先是黄少天打破了这片寂静。

“队长,”黄少天轻声说,“我喜欢你。”

“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黄少天好像是无意识地重复,与喻文州对视,眼中的坚定说明着并不仅仅是一个玩笑。

这无疑是一响惊雷,炸掉了喻文州伪装已久的冷静。

那一瞬间许许多多情绪笼罩着喻文州,像是心中迸发出来的欣喜,以及巨大的满足感围绕着他,那种感同身受,如影随形的感情一直不曾离开。

喻文州多想在那一刻抱住黄少天,跟他吐露自己的心声,让他明白自己并不是孤单的。

可是喻文州止住了自己的行为,用他那惊人的理智。

有很多很多的理由,他不能拿黄少天的未来去开玩笑,更不能拿整个蓝雨开玩笑。

他是蓝雨的队长,除了作为喻文州,他还要为整个蓝雨负责。

于是他只是沉默下来,把自己的情感掩盖起来,看着黄少天从欣喜到不安直到惨白的绝望。

没有语言,像是无声的对峙。

不知过了多久,他看着黄少天走远了他的视线,回到了他的房间。

喻文州留住了只有黄少天的背影。

『5』

喻文州清醒的记得那个背影渐渐走远的过程,无数个日夜里徘徊在梦中驱散不开。

现在他的生命即将终结,却再也见不到那个熟悉的面容了。

他喜欢着黄少天,可是他谁也不能说。

回光返照不过是生命给予他的一点回忆往事的时间,随着这段时间的结束他的意识也渐渐游离开来,陷入深渊中无法自拔。

喻文州,男,死于二零七六年八月十日零点十四分,享年七十六岁。

此时此刻,远在日本的黄少天,在睡梦中安然的迎来了自己第七十六个生日。他不知道自己再也收不到来自队长的祝福,再也见不到想见的那个人了。

朦胧中喻文州走进那个永远停留在盛夏的蓝雨,身边还坐着个在他身旁吃冰棒的黄少天。

他仿佛又回到了那段时光的起点,似乎一切都可以从来了。

“少年还在述说着当年的梦啊。”

END.


[最后一句依旧引用自歌曲《盛夏》]

作者有话说:

嗯,说好的短篇,希望这次不要被tag君忽略。

另外,祝黄少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