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喻黄中心/哨兵向导】「All of time can not erase」(9)

(9)

『1』

喻文州与黄少天对视了一眼,一下就觉得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这个任务,就像那不散的幽灵,在不知不觉中,又重新回到了蓝雨,并成为蓝雨顶上的一朵驱散不掉的乌云。

蓝雨战队除了郑轩是与黄少天同期的以外,都是以后慢慢才来到这里的,那一段历史被刻意掩盖下去,方世镜用牺牲换来的所有贡献都被一一抹去,只剩下一个不明指意的“意外身亡”。

可是黄少天知道,正是因为清楚,所以他才不会让整个蓝雨重蹈覆辙。

其实任务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取回一份被夺走的文件。无论是内容,还是限制时间,以及任务的等级,都与几年前那份如出一辙。

连保密声明都用的是相同的印章。

当初的方世镜,就是这样被一张这样的通告,调配去执行那个任务的。

这件事情勾起了许多不愿意回想起来的痛苦的经历,本来压抑在心中就不想被提起过,却硬是要活生生的再重来一遍让伤口再次撕裂又愈合。

蓝雨再也经不起第二次全军覆没了。

黄少天一遍又一遍这样想着,看着现在还朝气蓬勃充满希望的战队,终究不愿意在重蹈覆辙。

那些字眼在脑海里无止境的翻滚着,黄少天连自己无意间褪去了笑容都不知道。

蓝雨其他队员见惯了黄少天与他们嬉笑打闹的样子,却少见到这样的神色不定的样子,一下也紧张起来,谈话的声音渐渐消失,甚至宋晓还好意地叫醒了郑轩。

在愤怒的情况下,哨兵会在不自觉中放大自己的五感范围。本身就很容易被信息量干扰的黄少天就会很容易受到信息过载的烦恼。

药物确实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可是现在按照趋势药物已经隐隐有压不住这种行为的趋势……喻文州担心的想。

在这几天,他连续给黄少天做了几次精神梳理,为黄少天的精神情况暗自心惊。

他没有绑定,没有查看黄少天更多的精神世界的权利,他只是就这样普通的做一个筛选,那些过载的信息就已经多到崩溃。

当初的黄少天,又是怎么容下这么多超载的信息的呢?

喻文州早就平静下来,可是思绪却追溯到更久远的回忆里,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可是却迟迟不敢相信。

他记起来了,黄少天的药似乎换了一个牌子。

如果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那剩下的一种就是可能。

这场任务绝对不是表面所看到的那样。

现在,就只差实证了。

『2』

然而任务还是要继续的,暂定的出发日期很快就到了。在短暂的休整后,这个任务将开始运作。

他们的一切表现,都会被记录在案。

鉴于方世镜的全军覆没,喻文州这次安排格外慎重,决不允许任何一个人孤军深入哪怕是这个任务所涵盖的区域的任何一个小地方。

他这次带出来的人很少:他,黄少天,郑轩,徐景熙四个人。

两人经过一夜的商讨,坚持减少队员的派出,一部分是为了防止人员过多干扰任务行程;另一方面则是确保蓝雨有一部分主力队员还是留在本部,防止过多的精英力量流失。

在他们离开的这段时间,蓝雨的本部正好可以让黄少天选定的下一届的继承人——卢瀚文练练手,顺便让宋晓李远他们提点下他。

即便那个地区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的城市不起眼的一隅。

哪怕是这也不容小视,像是喻文州上次的任务一样,看上去十分简单,可是其后却暗藏着不确定因素的存在。

每一个可能残存的不确定因素,可能就完全改变一个任务的走向。

喻文州的布局能力很快得到体现,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以外。为了不让每个人有落单的时候,他把蓝雨带出的人都分成了两组,他与黄少天一组;郑轩与徐景熙一组。

这次的任务目标很简单: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夺回那份文件。

喻文州格外注意那个“不惜一切代价”,因为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那份文件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如果与之前同等的重要,那为什么之前那份文件还留存在黄少天那里,而不是交给塔里;方世镜夺回了文件,但是塔内依旧把这个任务判定为失败并加以封存;最后一个,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这个任务虽然是塔传递的,可是这个任务的发出者却是政府?

或许是由此联想到了从前的经历,喻文州的眼神越发幽深,许许多多好的可能与坏的可能掺杂在其中,明明已经有一点点思路却无法在深入……

喻文州敏感的察觉,这其中一定有干戈。

正当喻文州沉思不语时,黄少天却并没有像料想的这么紧绷着神经。他还在跟第一次参加这种保密任务的徐景熙科普,此时他的话痨就变得非常的有趣,一些惊心动魄的故事被他讲的妙趣横生。看上去好似跟平时出任务前的休整没有太大差别。

徐景熙正在认真的听黄少天讲哪过去的故事,他本身是刚刚来的向导,这也是他第一次参加这样保密的任务,心中也是有些紧张,也有些激动;郑轩无奈的站在一旁,不时插两句以免黄少天偏离事实,然而心里还是很乐意与徐景熙一起执行任务的。

休整很快就结束,喻文州叫了其余三人过来,一起讨论他刚刚制定好的路线。郑徐两人倒是过来了,而黄少天还在树上晃着。

照顾到徐景熙的原因,喻文州给他们安排了一条比较好走的路线,让他们小心潜伏,防止被发现,如果发现危险即使报告给他们。

而他与黄少天即将孤军深入,根据那一条未知的路线去寻找那份文件。

或许是因为这些天的相处也让黄少天对喻文州的印象有了明显改观,在渐渐放下敌意后也发现的喻文州其实是一个很不错的人。

特别是他缜密的思维,蓝雨的问题不是一天两天的,可是喻文州却讲这些事务安排的有条不紊。一番整治下来,蓝雨的精神面貌也焕然一新。

这是黄少天的软肋。平心而论,他觉得无论怎么样他都无法做的跟喻文州一样好。

或许喻文州会是个好队长?黄少天想着,看起来和曾经的吊车尾搭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连喻文州叫他都没有发现。

没办法,喻文州只好走近黄少天,抬头看看树上的人:“走吧,少天?”他的笑容干净温柔,看起来很舒服。

“合作愉快,我的搭档。”

黄少天从树上跳下来,干脆利落的走到了喻文州的旁边。

“你确定你不用听我的计划吗?”喻文州问道。

黄少天摇摇头,脸上神采飞扬:“不用了,我相信你。” 他又看了看喻文州,打趣的说,“你可不要坑我啊,文州。”

不再是那个具有讽刺意味的“吊车尾”了。

那人看着他笑,回答了“好。”

两人的背影显得意外的和谐。

没有收进剑鞘里的冰雨在阳光反射出了冰冷而又刺眼的光,似乎在见证这这对传奇般的搭档拉开他们合作的序幕——

TBC.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