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喻黄中心/哨兵向导】「All of time can not erase」(8)



『1』


这是一个普通的下午,他们两个人却留在办公室里看文件。

喻文州仔细翻阅着蓝雨之前的各份文件,面上不动声色可实则为蓝雨暗暗捏了一把汗。

他没有想到,在魏琛离开那几年,这片区域的势力划分又进行了重组,情况也不像当初这么稳定。

而蓝雨的镇压,似乎只是从表面下平息了事态,暗潮在看不见的角落里翻涌,谁都蠢蠢欲动想要分杯羹。

塔与各个势力之间的平衡开始慢慢被打破了。

他扭头过去看在一旁守着的黄少天,那人的眼神平静似乎知道喻文州想问什么。

“这些情况你都清楚,”喻文州拿着其中一份文件,冷眼看着黄少天,“为什么你不处理?”语气中似乎带着难以压制的怒火。蓝雨毕竟是他曾经呆过的地方,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感情。

黄少天沉默,他又是难得的没有聒噪的与喻文州吵起来。在喻文州翻阅文件的这段时间他都反常的安静。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格外的清晰,但却不能理清局中人的思路。

看到他沉默,喻文州了然。也就是说,这位蓝雨的副队明知道这些事情发生,却放任自流。

“不是我不想处理,”黄少天低下头,看不清神情,语气看似平静却暗淌着汹涌的情绪,“而是根本处理不了。”

那是强压下来的不甘与无奈。

曾经的他也像喻文州那样质问替代蓝雨队长的方士镜,可他换回来的是方士镜的苦笑。

队长这个职位承担起的不仅是整个蓝雨战队的职责,他的责任改包括了整个那片管辖范围。

“你……”喻文州想再说些什么,可黄少天却转身从柜子里取出了一份文件,看上去老旧说明之前被翻阅过不知道多少遍。

“你看了就知道了。”黄少天说完,就把文件放在了喻文州桌上。

“这是方队用命换回来的。”他语气平淡,好像在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一样。但是从泛红的眼角可以看出这件事情对他的影响绝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深。

都在蓝雨的训练营待过的他们很清楚,方队指的是在魏琛离任后暂任队长的方士镜。他也是一个极其优秀的向导,可是却拒绝了调遣,留在蓝雨暂时替代魏琛的职责。

在跟黄少天说完蓝雨真实的情况后,方士镜就带领着他一帮出生入死的兄弟——也包括他的哨兵,踏向了不归路。

这算是蓝雨的一个转折点,那次任务近乎团灭,事故发生的原因已经被锁进机密库不得而知。

老一代的骨干力量几乎全部损失殆尽,而新长成的那一代又未完全成熟。就是在这个青黄不接的时刻,尚还年幼的黄少天扛起了整个蓝雨。

喻文州可以想象,在这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黄少天到底吃了多少苦头。

当时的魏琛被调去了前线,随时处于保密状态,后方根本不得而知他们的消息。

不知道吃了多少苦,黄少天才费尽周折把近乎覆没的蓝雨重新发展起来到现在这个样子。

近乎是到了现在,蓝雨才重新赢得了塔的信任和认可,重新成为了与其他几个地区并称的区域。

“你以为我不想处理吗?我想!我特别想!可是魏老大他走了,方老大他也走了!整个蓝雨事情又这么多,他们只把一个副队长的名义留给我就走了!”黄少天的情绪突然爆发,甚至还带有了一丝哭腔。

“蓝雨当时又很乱,走到哪里都是一个烂摊子,这份文件是方老大拼死给我带回来的,我还在魏老大走之前说要给他一个比以前更好的蓝雨,可是现在呢?我能做到几样?”

黄少天也知道自己说这些话的时候特别没有理智,可是他就是抑制不住。那种几年来一直积蓄的情绪就这样不知名的喷涌出来。

或许还有眼泪吧。

如果他只是黄少天的话,那么他当然可以特别自由放任的直接去追杀那群杀害方老大的人,可是现在他肩上扛着的是蓝雨。各方势力的孰轻孰重压得他喘不过气,而这些所有的东西,他只能自己一个人去承担。

他承认这些年他过的也很累,但是他不习惯让别人见到那样的他。

喻文州也愣住了,他垂下眼,并没有想到这些对于黄少天的影响。

那时他已经被调去塔里,不知在何方接受着向导专有的训练。

他们曾经的关系是如此的不水火不容,可是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喻文州发现黄少天也不是这么的不近人情。那年狂傲的小子也被时光磨平了棱角,变得更加的成熟与稳重。

虽然两人之间还有些隔阂,但是已经比之前好多了。

本来应该更加激烈的情绪不知名的被一种清凉的感觉所占据,向导的精神触丝正在慢慢帮黄少天理清情绪,进行精神梳理。

黄少天诧异,抬头就看到喻文州在朝着他笑。被向导梳理情绪的感觉是很微妙的,那种水到渠成的舒适感和依赖感莫名产生,甚至身体的疲惫感也被一扫而空了。

那种水乳交融的感觉是很奇妙的,本来两个人就坐的近,这样的眼神交汇则显得更加的难得。黄少天略微尴尬的闪过,再次低下头默不作声。

瞬间他感受到有一阵温热覆在他的右手上,通过触感就可以判断出是那人的手。喻文州竟然就这样就着位置凑过来他耳边,温软的热气打在耳畔带来难以置信的酥软。

“少天,我在。”喻文州说着,手也加上了握紧的力道,“蓝雨一定会更好的。”

这或许算是喻文州对黄少天许下的第一个誓言,但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2』

不知道为什么正副队之间的气氛变好了呢。

这是蓝雨其他成员最近的想法。

虽然以前黄少和队长跟以前做着相同的事情,可是莫名其妙间有了微妙的气氛。

哈哈哈最重点的是黄少的话痨终于不用摧残他们的耳朵了,那些出口成篇的垃圾话倾吐对象变成了队长。而且队长还时不时插话,表示他确实有在认真听。

突然有一种被闪瞎的感觉。郑轩想着,刚刚接到叶修的来电说是建议他们提前买好墨镜。郑轩现在考虑了一下,确实有这种必要。

整个蓝雨战队中除了喻文州之外,也就只有一个向导。徐景熙是最近不久才提拔上来的一个向导,能力方面趋向于均衡,最重要的是他所能接受的精神频率范围也比较广,勉勉强强还能跟得上黄少天的频率。

既然徐景熙勉勉强强可以帮黄少梳理精神,但是为什么到最后则没有做呢?

面对喻文州的发问,黄少天委屈极了:“虽然我也很愿意让我们队里面未绑定的向导梳理梳理精神世界,但是还得看看我们队里其他人的心情啊是不是。还有人觊觎着我们可爱的小天使呢你说是不是。”

没有错,黄少天虽然没有明面的指出来,但是明显就已经知晓是有人已经与徐景熙对上眼了,就差生米煮成熟饭,完成完全绑定而已。

顺着黄少目光看去,喻文州大概也知道他说的是谁了。那人还在一旁接着电话,挂断后则是一脸还没睡醒的样子。

“压力山大啊。”郑轩感叹,打了个哈欠,恨不得现在就睡在办公桌上。

别说,在喻文州没来之前,郑轩还就真这样睡过。

看来有时间要整顿队风了。喻文州想着,但是表面上还是笑如春风。

郑轩则是喻文州早在训练营中就认得的人了,他们是同期入营的。虽然嘴里老是说着“压力山大”,但是还是依旧轻轻 松松的完成了训练任务。他本身就是一个很优秀的哨兵,这是不容置疑的。

“好像又来任务了。”郑轩懒洋洋地通知还一旁闲聊的正副队,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黄少,公文等下他们传来你记得看。”

不过一会儿任务的文件就传过来了,或许是因为懒得打印之类的就直接发了电子稿。

嗯?喻文州和黄少天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一样,同时露出诧异的目光。

这不是再重执方士镜那次覆灭的任务吗?!

TBC.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