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喻黄中心/哨兵向导】「All of time can not erase」(5)

(5)


『1』


这就麻烦了。黄少天醒悟,当时那件事情发生时叶修的情况他也有所知晓。如今事情重演,受到威胁的又是苏沐秋的妹妹,怪不得叶修情绪会失控。


他也想起苏沐橙的笑容,他与那位女性哨兵也只有过仅仅几面之缘,但是那人开朗乐观的个性跟他很是合拍,在叶修没有绑定之前也经常与叶修搭档。


黄少天可没有忘记,苏沐橙本身也是一个极其强大的哨兵。与周泽楷并肩时,枪炮上膛,长枪一划,十里无人区。


就是这样一个人,还是在塔的眼皮底下被劫走了,看来这件事情不简单。


张佳乐也赶了过来,听力的失去让他无法在第一时间得知消息,他皱着眉却无法作出相应的举措,只能现在一旁等待着通知。


不知何时,有精神触丝悄悄爬上了他的精神世界,熟悉的触感让张佳乐一眼就判定出来所来的向导。


是喻文州。


喻文州也是刚刚赶到塔内,就发生了这样的通知。他本来也在体力方面没有明显优势,落后了张佳乐一会儿才到。


“张前辈知道情况吗?”喻文州通过精神触丝,将两人的相处模式转为类似对话的情况。


张佳乐摇摇头,示意否定。


这就是向导的好处。他们精神能力的强大也就注定着无论有无被绑定,只要双方同意,便可不经过语言进行精神上的对谈。


但是,这种“对谈”也有其缺点,那就是通过精神波动对方很容易发现你的情绪,从而推断出“语言”的真实性。


好在喻文州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人情世故在他这里作用的不动声色的简单,他不会关心你不想让他知道的。


于是喻文州一眼就瞄到了站在附近的黄少天。那人已经没有了昨天的冲动,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哪怕是他过去问话也说了事态,哪怕语气不是特别好而已。


只是后面黄少天无意的一瞥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眼神里面并不单纯,其中有试探,有不解,怒气和不满早已退居其次,更多的还是一种他不曾知晓的凝重。


那不是平常黄少天所能拥有的眼神。


或许只是他看错了吧。喻文州想。


『2』


哪怕是回到临时的客房了,叶修的情绪也没有平复下来。


蓝河作为他的向导,可以明显感觉到那人情绪站在的激动和复杂,在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认为那个哨兵将在下一秒暴走。


可是叶修还是硬生生地承受下来了,像当初那样扛着所有的压力前行。


或许就是这样坚忍,执着,哪怕是大起大落也依旧荣辱不惊,执着于本心的身影吸引了蓝河。


所有人都知道叶修表面的传奇和辉煌,先连带着嘉世和兴欣问鼎巅峰,可背后叶修独自承受的压力和痛苦也是不计其数。就是因为见过了那样真实的叶修,所以蓝河才执着于那个愿望。


自己一定要做好叶修最坚实的后盾。蓝河想,这是他在两人绑定后在心里立下的誓言,现在又再次浮现。


他总想着为叶修做些什么,可是蓝河也知道这时候留下叶修一个独自思考会更好。于是他就坐在一旁担心,却不敢离去。


现在的叶修恢复到了那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蓝河却在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被他拥入怀中。听着那人坚实地心跳,蓝河才略微的安心下来。


“蓝河,你愿不愿意陪我做件事?”头一次叶修在两人认识之后称呼他的全名,眼神中是属于搭档的坚定的确信。


对于这句话,蓝河不假思索的回应了:“嗯。”


那是他的哨兵,而他是那人的向导。它可以从叶修的眼神中看到战斗的信念,那种斗志昂扬的叶修是他最喜欢的模样。


蓝河已经错过了叶修当初辉煌的那些年,他不愿意在错过更多。他想要和那人执手,同生共死。


这是属于哨兵和向导之间的牵引,更是独立人格上叶修与蓝河的约定。


即便是答应后,蓝河也是未免有些担心,他悄悄问叶修:“你要做什么?”


而那人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有摆出了他那幅招牌式的嘲讽笑容,看似随意的指了一个方向:“去那里,陪张佳乐一起找资料。”


那个方向是塔内守备最为森严的地方,存放着塔内所有至关紧要的机密的资料库。


『3』


黄少天无所事事,之前是现在。


被他拉过来的张佳乐不知道跑去了哪里,根本找不到人影;吴羽策他们又有事情要回虚空一趟,不能陪他;让他去找方士谦解闷?呵,还不如直接被玩死。


于是他就只能在百般无聊下用用虚拟战斗系统来练手了。


一盘又一盘下来,黄少天看着那漫天飞舞的小机器人看到的厌倦了,索性也不想再继续,决定退出。


此时却有人进来了,从声音就可听到满满的笑意,“黄少既然有空,那要不来一盘?”


一见眼前的来人是喻文州,黄少天就很烦,恨不得冲上去再打一架,可是介于哨兵与向导的差距又不敢真枪实弹的来一场。


于是喻文州这个提议正中下怀,黄少天不假思索:“好啊,来就来!”


垃圾话同时也在源源不断的冒出:“吊车尾你也敢找我PK?还记得当年你被我虐得有多惨的历史吗?不要以为你是向导我就会让着你,哼哼在真实的战斗中可没有这个的区分……”


话虽然如此,可是手上的操作却没有丝毫的凌乱。那些逻辑混乱扰乱人心的话语并没有干扰到他的操作,虚拟的冰雨举起,似乎在下一秒就要出鞘——


而喻文州只是依旧保持着得体的笑容,不知在算计着什么,也同意了战斗。


喻文州什么都不需要,在这个系统中他的能力会被具体模拟成具体的武器,像是蓝河则是巨大的屏障,张佳乐则是无处不在的弹药——而对于他来说,武器就是一根可以无限延展的且坚韧无比的线,在空气中透明而又闪着微光。


为了抢的先机,打破喻文州固有的节奏,黄少天采取了先发制人的策略。


凭借着对声音的接收和解析,黄少天总是可以轻易判断出喻文州下一步的意图,准确无误的攻击上喻文州。


转瞬即逝间,冰雨已经逼近了喻文州身影。


在这样的情况下,喻文州很难在维持着战斗中固有的节奏,很容易被对方拉着走出线劣势。


虚拟的情况下,喻文州身上已经带上了许多伤口,强攻不是他的擅长项目,但是它也只能硬撑着。


凭借着对于整个场的熟悉情况,喻文州在尽量避免着冰雨的近身,躲避着外来攻击。


可是喻文州会这样允许自己处于劣势吗?


躲。这是喻文州第一个应对的手段。


如果实在躲不过的话,就振。喻文州尝试用手中那根可无限延长的线如应对冰雨,两种武器切割、碰撞的声音伴随着闪出的火花。


即使不可以完全阻碍那无坚不摧的利刃,但暂时抵挡拖延时间还是可以的。


但是黄少天也不甘于就这样被别人夺回主场控制权,任凭那条线狠狠地在他身上打在他身上,同时而冰雨早已瞄准了喻文州的要害之处。


用新增的三道伤口,去换回来几米外的一击必杀!


这是黄少天在这个情景下做出最好的应对选择。


可是喻文州的后招明显还不止。


当他看到喻文州的笑容在他视线里虚化的时候,黄少天就知道,他已经输了。


人工的「精神过载」。这是喻文州闪的原因,目的是为了给黄少天制造更多无用的信息,在不知不觉中喻文州早就叠加上了精神攻击。


只不过那些攻击的频率过小,对于哨兵而言大脑容易把其视作无用的信息处理掉。


然后这些信息就一直在不断叠加,最后突破药物的限制,达到极限……


昨天的体验又再一次重演,周围的声音无处不充斥在他的听觉范围内,那种无论如何也无法逃开的嘈杂让黄少天近乎崩溃。


在这种情况下,他已经丧失了战斗能力,而喻文州,手上还有那条线呢。


喻文州,你竟敢敢阴我!


这是黄少天最后清醒时的想法。


TBC.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