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喻黄中心/哨兵向导】「All of time can not erase」(4)

【本章双花上线/依旧只有乐乐一个人

/没来得及修改,比较粗糙,请见谅/

有少量叶蓝,于是也打了tag】

(4)

『1』

黄少天醒来时,已经躺在了床上。

这次不是医院的病床,自己还是被别人扶着去了床上休息。

此时的那个人就顺手拿了把椅子,等着他的醒来。

或许是因为已经察觉到了黄少天的精神波动,那个人回头看过来,绑在脑后的小辫也随之动了动。

“你醒了?”那人淡漠的问了问。

是张佳乐。

现在的张佳乐是冷漠的,是疲倦的,是一往无前的,是愿意以一命换命去取得胜利的百花队长。他因绝望而蜕变的更加强大,浓浓的战意把他拖向嗜血的深渊。

很多人都说他像个疯子一样,一直执着于相信孙哲平没有在任务中牺牲,可张佳乐不在乎别人怎么想。

哪怕离开百花,再回塔里也不在乎。

“你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张佳乐只是平淡地阐述,“幸好我及时发现,要不然你就完了。”

黄少天没有回话,他只是盯着张佳乐的眼镜,算是以少见的沉默去回应。

他答应过张佳乐从不说谎,所以他不想说的他绝不会说。

他看着张佳乐不会在泛起大幅度的笑容的嘴脸,心绪却不知名的飘到了从前。

他会回想起那个曾经与百花联手出任务的时候,那时候他所见到和认识的张佳乐绝不是这样的。

那时候的张佳乐,不会对胜利如此执着,对于失败有种近乎平淡的坦然。他的情绪会写在脸上,偶尔会被叶修挑逗露出气恼的表情,可更多的还是不变的笑容,以及那无论遭遇多少挫折都不会放弃希望的执着。

可今非昔比,繁花血景再难重现,曾经万众瞩目的双人搭档最终只有张佳乐独自撑起。

百花仍在前行,可没有人再见过像繁花血景这么绚烂的场面了。

见黄少天少见的没有再回答,间接默认了。

不知道是就事论事还是因此想起了当年的往事,张佳乐猛然站起,拔高了音量:“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吧?你还敢继续做,这样下去你续航不了多久的你知道吗?”

“万一你要像孙哲平那样——”张佳乐咬牙切齿,却再也说不完接下来的话语。

这是在孙哲平离开后黄少天听张佳乐说起那个名字,不再是当初那个熟悉的“大孙”。

像孙哲平那样会怎么样,黄少天心知肚明。

黄少天有很多话想和张佳乐说,毕竟他们曾经一度要好到把酒言欢,同睡一床;他也知道张佳乐与孙哲平之间那点微妙的捉摸不定的感情,可是无论多么要好孙哲平总是拒绝与他绑定。可是所有的话语就这样哽住了说不出来。

黄少天不知道怎么开那个头。他知道张佳乐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失去了听力,与他这样大吵大闹不过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情绪。

他要怎么告诉张佳乐,孙哲平当时不绑定他,是为了张佳乐好?

『2』

“你想知道多少?”王杰希问,平静下暗含波折。

面对这样的提问,喻文州不为所动,坚持与王杰希对视,一字一顿说出他的回答。

“我想知道所有有关于我和黄少天的。”简单,撇清了拿着无关紧要的信息,可是又直切关键。

“你想要做的那件事,我会帮你完成的。”看似无关紧要的一句话,却彻底解除了王杰希的戒备。

王杰希揉了揉眉心,表示一大早就跟一个心脏对峙真累:“你真贪心。”

“彼此彼此。”喻文州含笑应对,“你也不是一样。”

其实王杰希最后告诉喻文州的信息也不多,但是足够喻文州勾勒出一个大致的轮廓了。

全频率范围内的声音接收。这是王杰希告诉他的第一个关键词。

原因不清楚,具体可能要牵扯到政府与塔曾经的一个大规模的计划实验,目前有关此的所有资料已被清除,除了当事人以外对于其他人都处于保密状态。

除了黄少天以外,其他人要不就死亡,不然就已经退役。

接下来是第二个。黄少天可以对声音进行强而有力的解析。

他可以听到空气中每一丝细微振动的声音,像是风吹草动,哪怕是血管里流淌着的声音都可以听的一清二楚。

而对于声音的解析能力,也在于在多而杂乱的信息中迅速分辨出有用的,并对此进行分析得出有利的结论。

就是这样无孔不入,无处不在的细节成就了战场上的剑圣,那种如影随形的感觉无疑对于对手来说是巨大的压力,而黄少天总能以最好的方式掩护自己,然后找到最精准的时机——

一击必杀!

机会主义者的名字不是浪得虚名的。

最后一个关键词,则与这个能力所带来的缺点分不开。

那就是“信息过载”。

由于未绑定哨兵使用能力是无限制的,除非有药物或是白噪音器,或者是有个向导辅助的情况下才能削弱感官。

于是黄少天就这样硬生生承受了巨大的信息量,他的精神已经过载,容易在无意识时把注意力集中在听觉上,出现神游。

有直接的证据表明,这种事情已经出现不止一次了。

黄少天的精神频率太过于特殊,有很少的向导能对他的精神进行完全的梳理,这就导致了信息的不断接收,无法排出。

另外一个方面则是这个能力带给黄少天的影响,在他接收并读取信息时,他对于向导是没有保护能力的。

也就是说,跟他绑定的向导,必须在一定的情况下具有攻击性,能保证两人的足够安全。

于是喻文州就成了最好的人选:匹配度高,攻击能力强,除去曾经年少时那些不愉快的经历,两人天生就是为搭档而生。

“所以啊,”王杰希最后慢悠悠地总结道,“无论怎么样,塔都一定会让你们绑定。”

“如果不愿意呢?”喻文州冷不丁地来一句话,后面的答语其实两人都很清楚:

强制执行。

『3』

突如其来的铃声解救了黄少天,听力上的缺陷造成了张佳乐无法感知到外界的变化,短促而又急促的声音预示着塔内要求所有哨兵和向导集合。

塔内一定又发生什么骚动了。

于是黄少天拉上了还没走晃过神的张佳乐的手,拉开门就跑了出去。

或许是看到同样与他们奔出去的其他人,张佳乐似乎是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甩开黄少天的手,不敢怠慢地也跑下去了。

此时留在塔内的哨兵向导也不多,其他的都去执行任务或者是在地方就任了。整个几个场地上,除了一个被团团包围起来的人以外,其他人寥寥无几。

诶?那个被包围起来的人怎么这么眼熟?黄少天刚到,凭借哨兵增强的五感看到了其中的人。那不是叶修吗?他的身边似乎还站着蓝河?

看来真有什么事情发生了。黄少天一个激灵,他极少见到叶修这么严肃紧张的状态,看样子已经逼近狂化了。

而一旁的蓝河一脸担忧的看着他,一只手紧紧的与叶修相握,似乎是在安抚哨兵的狂躁,使他尽快冷静下来。

“发生什么了?”黄少天问了身旁一个不认识的向导,看样子他比较清楚事态的发展。

“我也不是特别清楚,”那个向导不是很确切的说,“好像是一个叫做苏沐橙的哨兵被劫走了?”

什么?!黄少天似乎是联想到了什么往事,紧张中又充满着焦虑。

这样的事态,不是跟曾经苏沐秋的情况很相似吗?

TBC.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