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喻黄中心/哨兵向导】「All of time can not erase」(3)

##在外面意外觉得写的不顺手,不够的话明天尽量补充

有bug一定要挑出来,麻烦小天使们了。


(3)

『1』

黄少天知道这次来塔会和自己的结合事宜相关,甚至很有可能涉及到蓝雨势力的再排布。

他与喻文州的匹配度是先天决定的,没办法,从自己能把喻文州从灵魂黑洞中带有自己就大概猜到了几分;可是,喻文州被调任去蓝雨担任队长又是怎么回事?

队长这个职位,是他特地为魏琛留下的,塔内碍于黄少天强悍的能力,也就暂时不理会此事。黄少天也很清楚,这个位置塔内迟早要派人来替代的。

可是那个人,怎么能是当初连胜魏琛三盘,间接强迫的把让魏琛调走的喻文州呢?

他知道这个理由太过于牵强,作为蓝雨的副队长也不应该这么任性。

可他就是别扭,怎么都走不过那个弯。

“我不同意。”黄少天怒气冲冲,打破了这个局面,“谁都可以,为什么会是他?!”

“不行,我要去找老冯理论!”哨兵的执行力无疑是可怕的,趁其他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冲出了门口。

蓝河看着那道身影,不禁苦笑。冯宪君虽然是塔的领导人,可毕竟他也是一名来自政府的普通人而已。希望黄少天不要做出太过于冲动的行动吧。

喻文州也反应过来,看着现在混乱的局面脸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他知道黄少天对他的排斥多多少少与他跟魏琛的竞争有关,可是塔内这个决定未免就太过于直接把这个矛盾提了上来。

真不知道他们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呢。

比起这个决定,思考塔内做出这个决定的缘由或许才是关键吧……喻文州似乎抓到了藏在这个事件后的线头,可又若隐若现,让人琢磨不透。

听完了蓝河为黄少天莽撞行为的道歉,喻文州委婉谢绝了蓝河留下来看护他的决定。

喻文州在送别了叶修与蓝河后,拿起了那一份文件仔细阅读,试图找到一些被忽略的关键细节。

其中必定有蹊跷。喻文州拿出笔,将一些重要的信息划下。

绝对不止这些。喻文州又从头看了一遍,眯起眼睛,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嘴角的微笑看起来并不像表面这么简单。

确认已经没有什么信息漏过后,他把文件伸手放在了一旁的柜子上。看着窗外皎洁的明月,耳畔似乎还能听到风刮过草刷刷的声音,然而喻文州却没有半分欣赏之情。

看来又要欠别人人情了啊。

『2』

王杰希按往常时间一样走进微草,一般来说他应该是第一个到达的人。

可是今天明显不一样,他看到了一个熟悉而又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

凭借着哨兵加强的五感,他不会认错喻文州的。

那个人也看到走过来的他,对他笑笑。

看来又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王杰希这样想,根据他与喻文州相处的经验,不然这就是一个坑,否则何必他出手。

怪不得王不留行对他一点都不友好。

好歹也是塔内的首席向导,门面上也是要留着面子的。王杰希给他冲一杯茶,直接把喻文州请到办公室来谈话。

喻文州到底毫不客气,喝了一口茶,也看的在绕那几个委婉做作的官腔。

“我和黄少天被塔指配了,想必你也肯定知道。”

简单的话语,用的是肯定句的语气。喻文州料想,在他执行任务这段时间,这个消息早已传遍了只有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

王杰希果然没有露出诧异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波动,他点点头,大概已经猜到喻文州想要说些什么:“你想让我帮你取消这份绑定是吧。”

喻文州笑着看着王杰希,眼下却暗含着冷静与克制,没有否认,算是默认了吧。

“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先清楚为什么塔会把你们两个人指派在一起,”与塔关系更加密切,也更加清楚这份文件下的波澜起伏“包括你知道的,和……他们不想让你知道的。”

他示意了一下喻文州,两人的眼神对上,无论哪方都毫不示弱。

喻文州期待着王杰希会给出他什么信息。无论是什么样的,对于他弄清事实很有关系。

“你的情况,你自己肯定比我清楚,我就不谈你了。”王杰希走到他书柜旁,拉开柜门拿出一份并不起眼的资料,“可这其中的关键,并不在于你——”

目前他所弄清楚的,只有自身的原因和潜藏在塔内的不安因素。随着时间的推移,喻文州的弱点也显得更加明显,他更容易陷入灵魂黑洞中。

如果他不选择结合的话,迟早又一天他会陷入比现在更悲惨的境界。

与此同时,他也可以明确的感知到他精神控制力的下降,也就是说他攻击的不确定性增加,意外发生的几率也会增大。

整个办公室只剩下王杰希不紧不慢翻阅文件的声音,喻文州感受到王杰希若有若无的试探。

跟聪明的人谈话,是一场旗鼓相当的对弈。

“你觉得塔这样指派的原因是因为你需要黄少天,”王杰希抬头,“可事实上,是黄少天更需要你。”

“黄少天的能力,没有像你查到的这么简单。”

『3』

无巧不成书。由于耽误时间过长而最终只看到关闭的主席办公室的门的黄少天郁闷的不行,可这些郁闷和愤懑最终只能等待第二天去宣泄。

有人指引他到了那个专门为他预留的房间过夜,设施布置跟其他房间一样,没有什么大的差别。

唯一少的就是别的哨兵不可或缺的「白噪音器」。

休息了一夜,黄少天也没怎么睡好。他越尝试不去回忆起当天事项却偏偏无法抑制的在梦境中重现,被「药」强行压制下来的五感隐隐有反弹之势,被放大的触感和空气中无可避免的震荡延伸至大脑神经末梢,像是往本身就混乱的局面中在加了浆糊。

他想睡,可是睁眼便是皎洁的月光,他睡不下去。

看来要重新拿药了。黄少天苦笑着,这种专门为他研制的药剂价格高昂,可是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抗药性的一点点增强而不得不换却成分。

好吵。黄少天突然这么觉得。这个世界都被声音覆盖了。

听觉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无限扩大,或者说,从来就没有减小过。

房间内细微的空气振动声,房门外有人悄悄走过的声音,枕头因变形而略微发出的凹陷声,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引起的或大或小的声响,甚至连流动在血管沙沙的声响,黄少天都可以听得到。

这不是第一次了。黄少天想着,这种交织在整个世界的声响近乎可以把他逼疯,无处不在和如影随形的声音像一个噩梦般吞噬着他的精神与灵魂。

黄少天跌跌撞撞地向着书桌的方向走去,力
图稳定自己不要就此陷入危机中无法自拔。

好吵。怎么可以这么吵,这个世界就没有一天清净的时候吗?他费力气的想着,胡乱把胶囊状的药剂不加水的吞咽下去。那种喉咙的梗塞感怎么比得上精神世界的一团乱麻。

绝不能,绝不能让其他人发现。黄少天咬着牙,汗水浸湿衣背,无论如何也不肯松手。

怎么可能,就这样轻易妥协。

TBC.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