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喻黄】与你在一起的一天[撒糖向]

[嗯……撒糖积德向w

为接下来的长篇攒点人品这样]

『1』

他喊醒身边还正在熟睡的人,阳光照耀下睡颜显得少见的恬静。

平时张牙舞爪的跟什么似的,无论走到哪里都张扬的像个小太阳一样,哪怕周围人再讨厌他的多话也忍不住那会心的微笑。

而自己,是唯一一个可以听他说完所有话的人。他想着,有点想凑过去亲上那人光洁的额头。

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了。

这是属于他们的普通而又平实的一天,他们可以抛弃蓝雨的队长和副队的身份而活着。

“少天,早安。”喻文州揉一揉剑圣蓬松柔软的头发,那人终于因为刺眼的光照而醒来,还处于懵懂的时候。“不想起来就继续睡。”

他拉起了窗帘,遮住了刺眼的光线,室内又恢复到一片黑暗。

不亏是夏休。

这是一个属于他们,可以随意赖床的一天。

『2』

今天是喻文州操刀做饭。蓝雨队长手速上的缺陷从某种意义上也可表现为厨艺上的不完美。

所谓菜品色香味俱全他总要缺几样,但是却对此由格外挑剔,有时候甚至连自己做的饭都不愿意吃。

但黄少天包容了这一点,每次在喻文州手忙脚乱的时候他都会上前帮忙,把那一团乱麻变成令喻文州赞不绝口的佳肴。

但是喻文州做甜品的功力倒是不错,烤炉的温度和烤制的时间他总能掌握的丝毫不差,就连奶油泡发的程度他拿捏的恰到好处。

他偷偷从房间里出来,顺便帮黄少天做一份早餐。

喻文州煎蛋,烤制面包,温牛奶做的行云流水,甚至还抽出时间准备了提拉米苏的配料。

推拉门被拉开,里面探出黄少天还带有一丝倦意的脸,似乎是闻到了早餐的香气,流露出惊喜的样子。

甜的恰到好处。黄少天进来了,随手撕了一片还有热气冒出的面包来吃,烫着手了也不介意,笑的一脸满足不知道是因为人还是因为热气腾腾的面包。

『3』

接下来的时间黄少天意外的没有打开电脑,也没有叫嚣着要和叶不修PK到底。

不在赛场时黄少天并不喜欢称呼喻文州为“队长”,他总觉得过于生疏了。

“文州文州,”黄少天眼睛总是亮亮的,不知道又发现了什么新大陆“我从网上翻到了好久以前的一部电影画质不错不过听说剧情好像很渣的样子……”

“《大鱼海棠》?”听完黄少天连比带划给他讲述完这部电影的具体剧情,喻文州猜到了他到底想要说什么。“我感觉还不错。”

这时候轮到黄少天吃惊了,“诶诶,文州你什么时候去看的我怎么不知道,它播出的时候你不是还在青训营吗?也没有见过你离开啊……”

到后面反而变成嘟囔了。喻文州知道黄少天想起了那段他们俩关系还不是特别好的时候,自己连看个电影都要偷偷摸摸出去,生怕黄少天带人堵他。

不过嘛,那些都过去了。他们两个最终还是选择窝在沙发上看这部电影,黄少天是纯属无聊和好奇去看,而喻文州则是出于一方面陪着黄少一方面也是自己私心想在重温下当年。

整部电影看下来,喻文州出戏了整整两个小时,他在慢慢回忆起当年他与那个训练营中的小太阳相处的点滴,看着那个原先眉眼稚嫩的小男孩长成如今这幅俊朗的模样。

时间过的真快。

曾经他无数个日夜他都还在克制自己对于那人异样而细腻的感情,可几乎是转瞬间他就在自己身边了。

趁黄少天,他乘机靠在黄少天耳边,呼出的热气让格外敏感的耳朵泛起了红晕,说出来的话似乎也带走魅惑人心的意味:“少天,今天中午吃白斩鸡吧。”

什么?大中午的做什么白斩鸡,他才不想去菜市场在这样炎热的天气下。黄少天刚想反驳可是却被喻文州控制住,唇舌交缠间黄少天渐渐丧失了主动权,脑袋里像是浆糊一样,只能被迫接受并慢慢适应。

后来,这天中午喻文州预料之中没有吃上白斩鸡,却意外收获了比白斩鸡更诱人的食物一枚。

『4』

这一折腾就到了下午,等他们依依不舍分开时他们已经可以考虑今天吃什么晚餐。

于是他们拉上了宅在家里的奶妈和弹药专家出来了。

徐景熙装作没有看到黄少天脖子旁边的不明暗痕,笑着跟喻文州谈天说地。

妈的,压力真大。郑轩看着一脸笑意的喻文州总是适时的阻止着黄少天的动筷,只允许他动那一碗专门为他熬的煲仔粥这样想到。

这样谁都能猜出他们这些天在做什么了吧。

他家队长和副队是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们在秀恩爱吧。郑徐两人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这点,蓝雨训练室里的所有心酸血泪只有他们知道。

你觉得队长会允许女生进来撩汉吗?郑轩想,当初那个在营销部实习的妹子还不是因为蓝雨没有女厕而选择离开了蓝雨吗?

呵,人家现在在烟雨。徐景熙想到这点,又觉得自己未来的女朋友就这样飘飘然走了。

蓝雨的苦,那两个秀恩爱的人哪里知道。

这是整个战队达成的共同的想法。

『5』

又到了睡觉的时间,可是黄少天还坐在电脑桌前,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脑屏幕。

洗完澡的喻文州还在吹头发,可心里还惦记着给黄少天冲一杯热牛奶。

这个习惯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但是这个就直接决定黄少天今夜的睡眠质量。

从前在家里是他妈惯着他,现在又有了喻文州的照顾,越发的越无法无天了。

“少天,牛奶我放在桌上了。”喻文州把杯子拿过来,已经准备就绪的他连泡脚的泡完了,现在就差去睡了。“等下记得喝完,睡前记得刷牙洗脸。”

队长的话哪怕是再忙也要抽出空来听,黄少天是真没时间回答,只有点头表示知道了,可是心思还是放在当前的战斗形势上。

喻文州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满意地回卧室了。

不知过了多久,或许已经是凌晨了,才有一个人影偷偷摸摸地进入卧室,怕吵醒那个熟睡的人。

没有想到喻文州平时睡的都这么早,在没有跟他住在一起之前黄少天一直以为喻文州会每天熬夜的。

天气晴朗,还有皎洁的月光相伴。在隐约的光线下,他看到了喻文州熟睡的模样。

安静地让人……想玷污。

被寂静环绕,黄少天不是特别习惯,于是他躺下来,亲了亲队长的脸颊。

晚安,队长。他今天终于想起来拉上了窗帘,悄悄关上喻文州为他留的床头灯。

一夜好梦。

END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