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喻黄中心/哨兵向导】「All of time can not erase」(1)

【写在文章前的话:

想写正文/摸鱼作/架空向/可能会有很多私设/或许会有专门开一篇去解释/多CP/大概会有叶蓝喻黄和双花?/如果觉得读起来不是很懂请在评论中注明/w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1)

『1』

没有漫天的火光,没有硝烟弥漫的战场。

一切在瞬间化为乌有,曾经高大雄伟的建筑在浓浓的尘粉下化作一片惨烈的废墟,原本看似宁静和谐的小镇被摧毁,望眼放去都是残渣。

还有那看似熟睡而倒地的人们,安祥而又平静,内脏已经四分五裂,身体内的每一处都在渗血,仅仅留下一个外表完好的空壳。

不知死神早已在瞬间带走了他们的生命。

整座城市被死亡笼罩。

有人发现,有人惊恐,可是没有用的,在这个陌生人面前,一切都是虚无。

那些试图反抗的哨兵与向导企图与这个莫名出现的人抗争,可瞬间「精神海」就被入侵,极其罕见且强硬的频率强迫着向导精神的「共振」,与「哨兵」的绑定不再起作用。

哨兵已经在这种突如其来的「共振」中不知不觉失去了意识,精神力不如向导一般强大的他们只会自相残杀,在不知不觉中把手伸向曾经最亲密的伙伴。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谋杀,胜算在偷袭的开始就已经决定。

整个区域,看似平静,实际却已经死气沉沉了。

「无人生还。」

喻文州传达了关于这个任务最后的指示。

「任务完成,GD0001,喻文州。」冰冷机械的女声汇报出结果,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属于「塔」的管辖范围了。

这是一场近乎是清洗的运动,他不知道缘由,也不想知道。

「政府」与「塔」之间达成的协议,看似风平浪静可是冰山下的波澜起伏谁会看得到。

喻文州嘴角还带有笑意,如同往日般温和,似乎面前这一切惨象都不是他造成的。

接下来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喻文州十分平静的,选了一块空地坐下,并不担心被袭击,闭上眼睛,等待着那铺天盖地的黑暗的到来——

「灵魂黑洞」。

『2』

作为「塔」的首席向导,意外的,他并没有与首席哨兵「绑定」,更多的时候他是单人出任务。

令人奇怪的是,他的身体确实相对于「哨兵」,甚至是普通的向导来说都弱很多,而且向导的能力确实是各有所长,这样的人不禁让人疑惑怎么能成为向导。

可是「首席」的标准并不仅依据能力的强弱,它更多的偏向于「攻击能力」的筛选。

例如说叶修,虽然他足够强大,被称为“塔第一人”,可他却不是首席哨兵,这个位置现在是韩文清担着。

再比如说喻文州,他的其他能力在同期的向导中并不突出,论精神屏障不如蓝河,精神控制力比不上张佳乐,在治愈方面更不能与张新杰匹敌,可是在「精神震荡」方面惊人的天赋再加上与之匹配的是极高的战略素养以及战斗意识,首席向导丝毫不夸张。

不知与其前任首席向导苏沐秋相比,谁更胜一筹。

可由此引发的副作用也太强——作为一名向导,喻文州的身体素质并不如别人,更别说与哨兵配合;还有就是因攻击能力而导致的他的精神频率过于特殊,可与全频率范围的哨兵结合,但能力发挥却无法达到最大值。

用叶修的话来说,就是“别的哨兵向导绑定后能力一般都变强可是只有他会在结合后变弱。”

这也导致了现在「塔」内不敢给喻文州随意安排哨兵,哪怕任务也是单独执行。

可是这又直接导致了第二个问题——所谓逆天的能力必然会带来难以想象的代价。比起其他的向导来说,攻击性的增强给他带来的是防御的薄弱,喻文州更容易跌进「灵魂黑洞」中,特别是在能力超负荷使用时。

可能一次任务就能要了他的命。绑定会降低跌入黑洞的机率,可是那样匹配度高的哨兵由怎么找。

这也是令联盟头疼的问题。

『3』

在原计划中,喻文州并没有打算透支自己的能力。

可是任务中总会有一些难以避免的意外,这是哪怕再好的计划也无法避免的。

喻文州没有料到这里竟然会有没有被「塔」收编的哨兵向导,濒临死亡的向导用尽全力竟然重复了他的「精神震荡」,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次攻击不强劲,可是却足够摧毁在超负荷应对哨兵向导之后的喻文州。

或许这就是自己的结局了?这是喻文州陷入黑洞前最后一个想法。

不知道沉睡了多久,他听到有人在呼唤他。不同于强迫的「精神共振」,这种共鸣感似乎是来自于外界的引导,意外的与自己所适应。

那个声音似乎在引导着他醒来,尝试让他慢慢找回自己——

他醒了,睁眼望到的已经不是湛蓝的天空,而是天花板。

看样子自己还是活着回到了「塔」。喻文州暗自松了口气,可目光不小心瞥见了守在自己床边的人。

黄少天?他怎么会在这里。

此时的他就坐在,眼神宁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原本张扬的不可思议的面容也沉静下来,好像若有所思一般。

似乎是察觉到了目光,黄少天一扭头,正好与喻文州对视。

这次他的眼神也不再想刚才那样平静了,接踵而至的是满满的好奇、不屑与挑衅交织在一起的情绪,一如他们在训练营时一般。

“吊车尾,你醒了啊。”黄少天忍不住直接挑衅,或许还有一丝莫名的得意。

面对这种无聊的情况,喻文州一般不发话,可是面上也没有常见的笑容,他知道肯定这还没有结束——

好歹也当了四年的舍友,他可没有忘记黄少天的话痨。

“吊车尾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危险?就这样你还敢一个人出任务随随便便街边一个人就可以把你就地解决了你知道吗?首席向导就是这样玩的,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在一个略微短暂的停顿下,黄少又继续残害他的耳朵。

“当时情况危急,要不是正好回这边报道你就完了。幸好我及时把你带到这里你就完了,虽然不知道我的精神诱导有没有作用但是我还是试了试没让你陷入那个黑洞太深,看样子还是有一定效果的——”

诶?喻文州在黄少天的喋喋不休中扑捉到了关键点,“你是说,是你把我从黑洞中带回来的?”

他眯起眼睛,与被打断话有一瞬凝滞的黄少天对视,眼中有不明的意味。

“那真是谢谢你了。”喻文州又恢复到往日的温和有礼,让人琢磨不透他的心中所想,微笑挂在脸上,“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你呢,黄少。”

话中那略带嘲讽的“黄少”不禁让人恨的牙痒痒。

黄少天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回击倒是毫不留情。

“需要什么感谢呢?吊车尾还不去先去加上下自己的自保能力,特别是近身作战和身体素质啊。”

话中火药味愈发浓烈,其中的意图还与那时他们还在训练营时有关——

TBC.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