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伞修】心头执念•上



[古风paro/未完结/文题无关/也有可能再也没有完结了]

『1』

传说,临安城下的兴欣客栈中,店内一角永远有不散袅绕的水烟。

若有旁人问起,便说是在烫酒。

只许有缘客。

从未有人见过谁饮过那壶烫了十余年的酒。

“替别人烫罢,”老板娘盈盈一笑“不过是生死一线,执念未了而已。”

好事者不肯就此罢休,非要问出个所以然来,老板娘依不过,只好补了一句,就不肯再透露更多玄机。

后来这就成为了兴欣的标志。

临安城下,西湖畔,那家萦绕着水汽不散的客栈,准是兴欣。

『2』

苏沐秋本不应姓苏。也不应该在临安。

他来自西蜀那以诡异多变的身手和防不胜防的暗器而令江湖畏惧的唐门里,他的母亲是唐门长老的独女,却因爱上与门派有灭族之仇的仇人之子,为门派招来灭顶之灾。

“后来呢?”斜趴在竹亭栏上的叶修问。

“就没有然后了。”苏沐秋平静地回答,向远方凝视着在一旁嬉戏的小妹。

叶修心知,看着那人,也不说话。他就这样看着苏沐秋,看着他那淡的可以化在江南的烟雨画桥中眉眼,心觉意外好看。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叶修在心中默默赞叹着。

叶修出身于京城名门,家族放在朝廷上掂量都要抖三抖的角色,可却硬要远离尘俗,到江湖里快意人生。当初逃到建康,身上铜钱也不剩几个,若非正好碰见过来采购材料的苏氏兄妹,估计也就沦落到路上行乞吧。

幸好世间就是这么蹊跷,不然又怎会说今生怎偏遇上一个他。

『3』

苏沐秋被逐出唐门后靠给别人铸些武器为生,有时也打些日常用品出来卖,但也这样就马马虎虎糊过日子,安然此生也就完了。

可他偏偏遇见了叶修。

“你不甘心。”叶修在一日吃完晚饭后一改往日嬉闹的神色,认真地对他说。“你不会甘心就此了却一生。”

这句话击中了苏沐秋。他的母亲在临终前说过,江湖中的恩怨情仇,她不希望苏沐秋再次拾起。

离得越远越好。他看到母亲眼神中那种绝望和悲怆,想张口却又握住了母亲的手。

他的不甘心,他的江湖梦,他曾以为不会有人再次知晓。

可叶修却在不过余月的相处中就发觉,可谓是心思极细之人。就算未碰见自己,以后也会成为江湖中独占鳌头的高人吧。

苏沐秋轻叹,抬起头注视着叶修,眼中似乎又东西在闪着,像是碎在眼中的明月一般,亮亮的。

『4』

苏沐秋最终还是拒绝了叶修的请求。

不过他答应了了叶修,要为他铸造一把世间最好的武器。

唐门铸艺,乃门派绝密,江湖人无不虎视眈眈,却不从得知其最精妙处法。

很多人只知铸造所需气力和对火候时机的把握,却未曾想过将自身武学经传用于此。许多人也只认为唐门弟子不善武功,只能凭借暗器胜人,却不知他们早将武学精华一点一滴全融于铸造之中,方可成就那令世人避之不及的凶器。

从今日起,苏沐秋要用自己曾在唐门所学以及母亲最后留下的图纸,还有自己收着绝世不多的稀缺材料,打算为那人打造出世间绝无仅有的武器。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在乎叶修,他只觉得,他想为他做些什么。

哪怕只有一把兵器。

『5』

如果叶修知道苏沐秋会为打造那把武器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的话,他宁可不要千机伞。

可是事情没有如果。

在叶修离去那几日里,苏家那小小的铸造铺出了问题。

唐门的人发现了苏氏兄妹的存在与出身,于是决定将他们赶尽杀绝。

他拼死也只能将沐橙救出,千机伞的完成也只差一点,而杀手却即将发起又一轮的进攻。

苏沐秋一咬牙,做出了两个决定。

两个他永远也不会犹豫,哪怕是再重来一次的决定

他丢出了一朵佛怒唐莲,自己也毫不犹豫的投身于铸造炉中。


TBC.



[今日没有产粮,决定拿出以前的凑凑数]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