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喻黄】喻文州说他其实是一只omega


[不要被标题蒙骗/欢脱向/不逆不拆/]

『1』

“少天,我是一个omega。”

黄少天觉得这个世界被颠覆了。明明他只是刚刚在房间刷个牙准备出去吃早餐,刚一打开门就听到自家队长说出了这么惊世骇俗的事情。

而且还是一如往常的镇定和温和。

他下意识地就把手放在他队长的头上,严重怀疑他队长是小说看多被戴妹子的三观带毁所以才导致的一时脑回路短路。

ABO世界观他听说过,好歹他也是刷过王喻ABO的文的,可是这并不只是小说而已吗?

不就是上个星期他把队长踹下床而已,不会就这样摔残了吧。

可喻文州表情上并没有露出什么破绽,看起来好像是真的一样。他露出了近乎委屈的表情,似乎是因为黄少天的不信任感到了难过。

看起来好像被冷落的小狗一般。

真的好想摸一摸他的头。黄少天想着,于是也就真的做了。

『2』

然而黄少天还是不相信自己来到了新世界,毕竟自家队长的心脏和神级演技他也是很清楚的。

万一像上次的王喻糖一样呢?黄少天越想越生气,瞬间觉得放喻文州孤家寡人是很正确的选择。

于是今天训练时,他特意找来队中最诚实的徐景熙来问清楚。

被副队抓住的徐景熙一脸懵逼,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当黄少天向徐景熙讲述今天早晨发生的所有经过后,他看见他们的队医眼睛越瞪越大,眼中满满都是不可思议。

“你是说,队长他其实是个omega?!”徐景熙脱口而出,“他已经性别分化了?”

什么鬼?黄少天觉得他已经无法跟上这个脱节的世界了。

根据徐景熙的阐述,队里除了自己和队长以外别人的性别觉醒都完成了。整个蓝雨不仅没有妹子,在他队长没有觉醒之前连omega都没有。

“诶,郑轩你过来一下,”徐景熙叫来刚刚训练完恢复到懒散状态的郑轩,以回应黄少天的质疑,“你说你是不是alpha?”

郑轩一时没有回应过来,但看到两个人认真的目光后想了想,来了一句“嗯。”

『3』

哪怕等到回房间收拾行李时,黄少天还是没有缓过来。

这不怪他,他今天收到的信息量太大了。

今天只有上午半天的训练,下午他们要登机去H市,以应对第二天对兴欣的比赛。

与平时看到喻文州就黏上去不同,今天的黄少天好像刻意冷落了喻文州,虽然也是同以往一般说说笑笑,可谁都可以看出其中的端倪。

原本坐在卢瀚文身边的郑轩硬生生被黄少天挤过去,知道坐在孤零零的喻文州旁边。

他的队长还是一如既往的微笑示意他坐下,接着就拿出纸笔继续常规的战术分析。

虽然喻文州什么都没有说,可是他还是可以看出队长心中隐约的难过。

黄少天也不知道他自己怎么这样,但在检查行李时他不小心瞄到了队长箱中一个不起眼的盒子。

前面清楚地标示着“omega专用抑制剂”。

omega。

于是他就记到了现在。

他真的很难过,可是他觉得自己又没有什么难过的理由。

『4』
到了H市,没有想到过来接机的竟然是叶修。

还是一如既往欠揍。

他以为叶修首先会先和队长握手,可他只看了一眼就向着自己走来。

别人看来或许是因为黄少天跟叶修会比较熟悉,可在黄少天看来就不是这样的。

他曾经在一篇叶喻的文中就看到这样的情景。

黄少天从徐景熙口中得知叶修其实是只alpha,单从性别来说确实是情有可原。

可是他觉得他家队长的笑容在那一瞬间甚至有些僵硬,然后就恢复正常。

也是,自己能发现的事情,队长怎么能不知道。

所以他也只是强撑着。黄少天曾经想起自己曾经看到另外的一篇王喻ABO的文,里面的喻文州也是身为一只omega却成了蓝雨的队长而广被诟病。

可是喻文州就是这么一个固执的人啊,就算知道他的手速不行,而且还是只omega,可是还一直前行,跌跌撞撞走到了荣耀的巅峰。

他真的觉得喻文州很不容易。

『4』

叶修似乎是早就得知喻文州性别分化结果一样,有意无意避开喻文州与蓝雨队员相处。

吃饭之后,叶修把黄少天约出去打boss。

叶修意外的没有开嘲讽,只是认真耐心地讲了下现在联盟的性别问题。

在联盟中的omega是少数中的少数,张佳乐是,张新杰是,现在再加上个喻文州。

当初张佳乐比赛,遭到的阻力就很大。特别是当孙哲平退役后,几乎没有人相信一个omega能带领百花走向巅峰。

就是在这种绝境下,张佳乐硬生生的闯出了一条路。

“你家队长肯定以后不容易,”叶修拿了根烟点燃,“手的问题,还有身份。”

“如果连你们都不理解他,那他还有什么意义。”

黄少天决定,回去后一定要找喻文州好好谈谈。

『5』

“这样真的好吗?”徐景熙问了问过来串门的叶修,心中还是有隐约的愧疚的。“我们这样欺骗黄少,真的不会出什么事情吗?”

如果让黄少知道整个蓝雨联合叶修一起制造了这么一个骗局,他会不会一气之下真的在团队赛上放生治疗。

顺便放生队长。

剑与诅咒的神话就此破灭,喻文州与黄少天彻底决裂。

想想曾经队友在赛场上的恶劣行径,徐景熙不由得悲从心来。

就在前几分钟,他亲眼看着,黄少,就这样,冲进队长的房间。

然后,锁门了。

他已经可以想象出,刚刚出浴的队长会对黄少做出怎样圈圈叉叉的事情了。

一言不合就开车,但首先要有开车的机会啊。

好了,现在猎物撞上门,此时不完成生命的大和谐还待何时。

“怕什么。”叶修并不引以为意,虽然最后一只烟在他跟黄少谈心时抽完了。“天塌下来你们队长担着。”

“你们队长设的局,品味也是足够独特。”

“这回礼我就先取走了。”叶修看了看徐景熙递过来的“omega专用抑制剂”,毫不犹豫撕掉包装。

里面是一盒盒的红塔山。

赤裸裸的贿赂。

“虽然我不吃喻黄,但好歹你们俩也算是有情有义。”出人意料,叶修仅仅从中抽出了一包,“文州也没必要这么大手笔。”

叶修还是一如既往的颇不在意,像是想起往事般自言自语“文州啊文州,且行且珍惜。”

或许是曾经也有过一人陪他一如现在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可是现在孤独的斗神却只能独自前行一个人默默撑起自己的世界。

看着叶修潇洒的背影,目睹了徐景熙和叶修的黑暗交易的郑轩摇摇头,关上了门。

压力山大啊。

『6』

第二天,对兴欣的比赛照旧进行。

黄少天咬牙切齿,试图忽略腰部的不适和坐立难安的奇怪疼痛,一边精准的操作一边在对话框里源源不断输入垃圾话。

[蓝雨]夜雨声烦:集火那个叶不修!!!

可是令人震惊地是,喻文州竟然还白忙中抽空也输入了。

[蓝雨]索克萨尔:^ ^好的。

END.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