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喻黄】黄少天相信,世界上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PS:【】→表示所说语言为粤语。



『1』

黄少天不是特别清楚,他与喻文州之间的感情从当初发现时的热烈缠绵到如今的朴实自然,起承转合中是时间对两人习惯的合拍。

黄少天一如既往的早起,却成为蓝雨战队中的异数。

除去在俱乐部时的强硬的规定,夏休期的懒散让这些来自蓝雨的宅男不会在上午十点前醒来。也不仅仅是蓝雨,整个联盟职业选手群在上午十一点前也是死气沉沉的,最后一天发言还停留在凌晨四点。

黄少天叹气,连小学生都知道“一日之计在于晨”,那些成员却昼夜颠倒,白浪费这一天中的大好时光了。

他毫不犹豫的把自己以前熬夜抢Boos的经历全部忘掉。

早起的目的有很多,可以是为了保持身材——为全面的广告奠定一个良好的基础,也可以是为了体会早晨菜市场的喧嚣和浮躁——这也不是目的,主要还是为了能够淘到一些好货,不时还有一些惊喜。

而对于黄少天而言,两者皆不是重点。他早早就将目光瞄准了市场旁边的茶楼,期待着粤式早茶。

然而重点还是自家老爸约自己去逛市场。

虽然说是早上最清净的时刻,黄少天还是忍不住嘴中嘟囔,腹诽着母亲亲自打电话叫他醒的时间。

这个吐槽伴随着黄少天整个醒来的过程除去那些不能说话的过程。

对于全联盟指责他垃圾话太多,黄少天也表示很郁闷啊。这是遗传,遗传你懂么!

他们果然是没有经历过世事,不知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然而经历过的喻文州镇定的表示,如果你见过黄少天的母亲,那你就不会吐槽黄少天的嘴炮;如果你碰巧跟黄少天的母亲说话,那么很好,你大概以后就可以免疫黄少天了。

想起今年联盟中发生的趣事,黄少天忍不住叼着根牙刷笑。

然而最后脑中话题还是转到了现在。

对于G省人来说,有什么比早上吃上好吃的早餐更重要的吗?黄少天心里盘算的很好,买个菜吃个早茶,就正好回去了。

『2』

其实按理来说,他的队长一般情况下作息与他相同,有时也会与黄少天一同出门去享受早茶。


可恰逢昨天晚上荣耀弄活动,喻文州脱不开身,必须指挥。而黄少天早早就与父亲约好第二天一起去早市品相,只好留喻文州一个人在电脑面前孤军奋战,好不容易在兴欣的阻挠下抢到了Boss,可那也是凌晨的事情了。

黄少天的出身有点特殊,但也不像是荣耀八卦中描述的商贾巨富或者是军家大院。他家往上数几代都是研究粤菜的,上数到祖代里也有被召去给皇帝做菜的。

如今他的父亲就开着一家粤式酒楼,规模不大,倒是来往的都是些懂吃之人。黄少天虽然话有些多,但是好在头脑灵活,在加上家里气氛的熏陶,粤菜的精华倒是领略了三四分,在加上机会主义者的画龙点睛。即使并不算经常做菜,但手艺也是能让远在B市的王杰希赞口不绝的。

但与此同时也觉得每次看到黄少做饭都觉得很美好但等到吃饭就必须戴上降噪耳机了。

然而喻队并不需要耳机,所以他可以认真自然的听黄少讲话一边吃着黄少做的白斩鸡。

嗯,黄少做的白斩鸡,天下第一。

喻文州说的。

据不知名传言当初喻队和黄少在一起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黄少的厨艺。

不过,黄少还真有一本正经的考虑过退役后回家跟他父亲学做菜。

然而黄少天也不是每天都做白斩鸡。

要给喜欢的东西留下点余地。喻文州笑着说。就像我和你一样。

『3』

今日早晨,黄爸和黄少天可以说是满载而归。在熟识的主顾那里淘到的好货就不说了,而在最近新开的一两家店铺中也有一些意想不到的精品。

这时候就是黄少天上场的时候了。来自于偶像天然的亲和力加上极其富有渲染力的语言,黄少天三言两语侃下来那家店主已经跟他熟下来了,价格也低了两成。

话痨的功力并不仅仅限于赛场上荼毒对手和队友,在结交朋友上反而有意外的功效。

嗯。没有错。

这就是陌生人眼里的黄少天。

不用怀疑。

蓝雨粉笑了,职业选手们笑了,冯主席说,他要药。

这不是他们认识的那个黄少天。

于是那个“全联盟表示并不认识的”黄少天笑着向店主道谢,细心地给着店主的儿子在夜雨声烦手办盒子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拎着两大包食材,大汗淋漓的提回自家的店。

还没等坐下来休息,就看到墙上的钟已经指向九。

完了。还没有给喻文州买早餐。

或许是今天跟人聊太久了,根本没有看时间。

黄少天顿时就焦急起来了,也顾不得跟家里人在叙叙旧,想冲出酒楼就跑。

队长还在家里呢,自己却去挑东西挑太久中途又跟店主聊天然后还有粉丝签名最后最后好像还把母亲的好友带过来自家酒楼之类杂七杂八的事情耽误了时间。

而且自己还是没有吃早餐。

黄少天觉得苍天甚至没有给自己一天活路。

站在不远处跟自己好友叙旧的黄妈发现不对,用粤语向着自家儿子问情况。得知是忘记给别人带早餐之后笑着摇了摇头,像是在感叹自家儿子的忘性大。

【人家文州早就来吃早餐了。】黄妈无奈地叹气,粤语却依旧流利。【人家还给你带吃的回去了。】

【那我就更要回去了。】黄少天想了想,理直气壮地回应自己的母亲,装作十分有理地说【他牙齿不好,不能吃那么多甜的。】

【没办法,他小时候爱吃糖,不肯刷牙。】

黄少天在心里暗自说,作为一只合格的喻黑,一定要时时铭记自己的使命。

专业黑喻队一百年。

『4』

不顾母亲一通看似严厉其实就是磨磨嘴皮子的训斥,黄少天赶回家,正好看到喻文州从浴室里出来。

餐桌上还随手搭着喻文州给带回来的莲蓉包。

他原本有好多话好多话想对喻文州说,然而在美食面前一切的话语都是渺小的。

黄少天伸手从袋子中拿了一个,还带有出笼的余温。

一口咬下去,最吸引人的不是松软的外皮,而是那别具匠心的馅料。

看来自家母亲又改变做法了。黄少天自己咀嚼品尝。

这里的莲蓉并不具有普通月饼一样那种浓郁的油腻感,细细研磨的莲子配上比例刚好的花生和白糖,清甜的口味在味蕾上绽开,在舌尖跳跃。

黄少天又尝了一口,不过这次不再是咬,而是轻轻抿了一点馅料放在舌尖。舌尖上的味蕾对于甜味最为敏感,他仿佛可以听到一个个小味蕾慢慢苏醒,跟他一起完成这场味觉的盛宴。

真好吃。黄少天闭上了眼睛,嘴角不由得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

难得喻文州还记得自己习惯吃莲蓉包。黄少天迷迷糊糊地想着,脑袋里全部被好吃的莲蓉刷屏了。

相比之下,蓝雨的莲蓉包……算了,也就一般吧。

毕竟,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即使嘴没有空闲,但黄少天认为,自己脑中的弹幕也已经刷到了一万三。

喻文州从厨房拿了一杯水出来,递给黄少天,怕他噎着。

他拉开了餐桌旁的椅子,坐在了黄少天的对面,好像平时在蓝雨食堂一般。

喻文州喜欢黄少天,喜欢他为自己做的白斩鸡,喜欢比赛时永远守护在他身旁的夜雨声烦,喜欢陪着他看战略分布定作战计划的认真形态,喜欢他在自己身边连比带划描述着联盟里发生的大大小小事情的兴高采烈。

他喜欢那人在生活中所有的瞬间,也在不知不觉中适应了黄少天的习惯。

或许是因为心思太过于活泛了,卸下平时的戒备的喻文州,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少天,我中意你。】

只见对面那人原本还沉浸在美食中无法自拔,一下就露出了诧异的神情,却又很快消失,眼神中带着满满的欣喜与期待,嘴角也不自觉的弯起。

接着,喻文州收到了一个清甜的吻。


END.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