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黄少天中心向/隐喻黄】他与他第七十一个春节


「PS:
黄少生贺/w有隐喻黄/不适者可看作友情向」

『1』

黄少天呵了一口气,努力使覆盖着雪花的手温暖起来。

前方是一望无际的白色,远处闪烁的几点灯光和清冷的月光映亮了这片雪景。

黄少天笑笑,努力扯出如同年轻时那般温暖明亮的笑容,却早已笑不出年轻时的意气风发。

这是属于北海道的一月,也是黄少天移居日本后度过的第十一个一月。

『2』

六十岁时的他选择了离开那个喧嚣的世界,独自一人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小镇居住。

很多人只知道剑圣退役后周游世界的风光,却忘了他看遍世间冷暖的寂寞。

黄少天不知道他已经多久没有打开过荣耀,再以剑客之名屹立于这个虚幻的世界。

手速的下降,眉眼滋生出来的细纹,鬓发中渐渐泛出的花白,无一不显示出他的老去。

七十一了。黄少天想。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七十了。

不知不觉,他已经在这个世界存在了七十余年,以黄少天的名义。

孑然一身,了无牵挂。

『3』

晚饭是在相熟的拉面馆吃的。

虽然黄少天老了,可他那天生开朗大方的性格并没有改变多少,那颗不分年龄依旧开放的心无论到哪里都会受人喜爱。

现在的他更多的是笑意盈盈地听着别人的述说,不时提出的建议也显得合理而适合。

再也没有蓝雨的人会嫌弃他话痨了,再也没有一个联盟会因为他改变规则了。

一壶清酒,一碟小菜,够他穿着浴衣在屋子里欣赏雪景很久了。

这么寂静的黄少天,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没有人问为什么剑圣为什么只有一个人。

一点都不寂寞。黄少天告诉自己,他一点都不寂寞。

一点都不寂寞……吧。

『4』

十分意外地,屋子里近乎被遗忘的的电话响了。

黄少天有点诧异,没有想过会有人记得他。

是喻文州打来的。

在岁月的摧残下那人的声线不可避免的变了,但语气中的温和却一如往常。

是啊,他们都不可避免的老了。

他们聊了很久,聊当初选手的近况,聊如今荣耀的发展,聊当初他们一起经历过的风雨。

那是他们最为辉煌的过去啊。

来电的最后,喻文州对他说:“春节快乐,少天。”

好像从前一般。黄少天似乎可以想象出那人脸上如沐春风的微笑。

现在是那里的零点,新的一年即将开始,又是一个轮回。

他隐隐约约听到了那边传来的烟火声和鞭炮声。

“队长,同贺。”黄少天并不知道自己此时脸上也泛出了笑意,嘴角上扬,眼中的温柔好像可以倾泻出来一般。

电话挂断,黄少天望向窗外那看不见尽头的远方,还是一如既往的静谧和清冷。

不知不觉中雪停了。

他轻轻闭上双眼,许下了新一年的愿望。

仿佛下一秒就会有烟花升起,爆竹声鸣。

END.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