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下╮

假期dog终于把最后的存粮用完了

[喻黄]你的一生都有我

喻文州回到了过去。

时光隧道并没有别人想象的这么幽暗神秘,它就像我们平时散步的道路,守卫在路边的是金秋的白桦树,褐色的落叶纷纷扬扬飘落在地上,像是厚实的地毯。

这条路并不一直笔直,中途有无数个岔口,这些岔口可以通往是年幼一次生日派对的热闹场景,也可能是妻离子散的不堪回首。他无论有多少岔道,时间总是指引主干道,由出生到死亡。

而喻文州要做的事情,则是顺着这条道路,从头到尾的走完,有时还需改动一些东西。

这也是他一直都在做的事情。作为时空守望者的喻文州想着,这条长长的白桦林大道,他不知走过多少回,他有些厌倦,却从未怠慢过自己的职责。

然而这次却有些特殊——他这次走过的回忆,是他的搭档黄少天的。

“诶,文州,”黄少天笑着从背后拍了拍他的肩,“帮我做件事情吧。”

这是喻文州印象里他说过最短的一句话,因为有了目的,所以短的惊人。

从他开始就任时空守望者开始,黄少天就一直是他的搭档。喻文州也不知道为什么,但这让他很安心,好像心里有了着落。

他知晓黄少天在好奇什么——作为时空守望者的他们在走进别人的人生之前会忘却过往的一切,因为守望者的人生超脱了时间的限制,作为交换他们要付出从前的记忆。

交易是无意识进行的,你没有选择说可以或不可以的机会。

或许是经历过太多人的人生了,在通过某一条白桦林大道时,黄少天突发奇想,如果作为本体的他们无法看到自己先前的人生,那对方可以吗?

他在说这句话时眼中亮起来的光芒,站在太阳下炫目的让人不敢睁眼。

如果已经包容过他这么多次了,也不差这一次。喻文州这样认为。

前十五年的人生喻文州走走停停,本来应该枯燥的回望却因是黄少天的回忆而精彩开来。

如同一般人一样,当时的黄少天也是从一个皱巴巴的小婴儿长成了十五岁的少年,从一岁三个月起就会讲话的他从开始就展露出自己的精力旺盛的天赋,从纷繁的话语到足球场上的活力四射,无论在哪里都有自己的光芒。

“文州啊文州,你进去时帮我看看我是不是从一开始就这么帅,看看我以前的爸妈疼不疼我我过的快不快乐……”喻文州没有听完黄少天的话语就决定先离开——一是他有时候也难以忍受这样的絮叨,二是他比黄少天还迫切看到他以前的人生。

在十五岁至前的生活,黄少天的人生看似与别人的人生没有什么区别,可在那节骨眼上,魏琛和《荣耀》改变了他的一生的走向。

他们也不是没有走过电竞选手的人生,曾经他们走过一条很短的小路,无意中瞥见他与同伴在同样网游中纵横天下的传奇,只可惜道路被一场车祸戛然而止,那个伞状武器的下落也无疾而终,让黄少天在回程中唠叨了半天。

那黄少天的人生,会是什么样的?喻文州在心里打了问号。

前十五年,在黄少天的人生里,游戏不过是他的插曲;再后来,却成为了贯穿整个人生的基调。

于是,2015年,G市,蓝雨青训营,黄少天开始了他的征程。而在这条岔路末梢,喻文州,看见了自己青涩的模样。

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呢?仿佛时光逆流,即使已经不记得那段回忆,成为一个匆匆的过客,却也能感受到内心跳动着的喜悦。

从此以后,他们披荆斩棘,以基石为奠,以剑破敌,开创出剑与诅咒的传奇。

无论生死,他们再也从未分开过。

喻文州回来后,与黄少天分享了他看到的黄少天——那个耀眼的、跳跃的、永远有活力的机会主义者,一如站在面前的他的搭档。

“那真是太好了,看来无论在哪个时间我都是一如既往的厉害,就是可惜了怎么哪里都有王大眼和叶修他们,”黄少天沉浸这样的欢悦中久久没有回神。“真是遗憾我自己竟然忘记了这么多不过要是记得的话我应该也活不成了……”

喻文州微笑着点点头:“是啊,少天无论在哪里都很厉害。”

无论是在记忆中,还是在这里,喻文州都一直这样觉得的。从那个青训营的发光发热的小太阳,到现在亲密无间的搭档。

“那文州,你要不要我也帮你去你的记忆里走走?”黄少天这才发觉自己冷落了喻文州,人家不辞劳苦跑去自己记忆里走了这么久,自己不让他休息就开始问他问题确实有些过分了。“这样我俩就扯平了,正巧我也想看看以前的文州你是不是也是这样苏……”

“不用了。”喻文州笑着摇摇头,将身边的搭档搂入自己怀中,在他额头上落下轻吻。

因为你的一生已经有我了。

一切正好。

END.


作者有话说:

快高三了,这周也要有小高考了,不知道还有没有更文的可能,反正现在写文给自己求个祝福。愿大家吃糖快乐!

评论(1)

热度(49)